越尘居士专访

“张三李四王二麻子”

问 : 您的网名 “二麻子” 十分诙谐,这是由何而来呢?
赵老师(以下简称赵) :我最初在 NEWSHOO 论坛发帖时,名字就随便用了一个“张三李四王二麻子” 。后来有网友把此篇文章转到华页论坛,由于字符限制, 我的签名就变成了“二麻子” 。我一看,好!什么也不是,刚好合我心意。

问:赵老师的学科背景是数学,后来又获物理海洋学博士,是什么促使您来研习佛学呢?
赵:说起学佛,还是缘于被一个佛友“收拾”的结果。我是 88 年开始学佛的,那是在我出国之前。当时,我们几个研究生都自视甚高,认为以自己的聪明程度,没有哪门学问是学不会的。一位同学跟我说,我有一本书,你半年时间能看懂我就服你。我一看,什么书啊,薄薄的一本,还需要半年时间?但读后我发现,书上的每个字我都认得,组成的句子我也明白,就是不理解什么意思。这本书就是——《法华经》。我的学佛道路就从此开始。

问:是否就是您在课上所讲的好奇心?您的目标是什么?
赵:随着学佛过程的进行,我的目标也在变。起初是好奇,是探索,我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对未知的领域总是有一些好奇和兴趣的。后来把这个兴趣转移到佛教之后,就开始学佛。坦率的说,现在的学佛没有目标。就是不停地学着, 利益众生。

问:听说您学佛非常用功?
赵:我有一年到佛学院讲座时,曾有和尚质疑,居士居然到佛学院讲课,便问我的功夫到什么程度。我说,我不是很用功,也不是不用功。有的时候七天也不打一座,有的时候一天打七座。佛学是要花相当的精力在其中的。相当于读一个PHD,要在自己精力充沛时去做。当时我在哥伦比亚大学,时间精力都是充沛的。幸运的是,到92年的时候,我就能做到契入空性了。但我不是最快的,我也曾亲眼见到言下顿悟。

问:您自称为“无神论的学佛者”?
赵:佛教本身就是“无神论” 。当然,如果你把天道众生看成神的话,不否认神的存在。关键是否认绝对主宰的神。

问:世界的究竟本质是什么?
赵:当我们说某东西有本质的时候,也就是说这能代表它的一切。而世界并不存在究竟本质。通过学佛是否可以了解世界的终极真相呢?佛教的传统回答是:学佛是开智慧,契入真理,达到法界的究竟真相。实际上不是。你的问题本身隐含了一个东西,就是世界隐含了一个东西叫究竟真相。学佛是破掉虚妄迷惑,并不是认为另存一个真相。真正的中观见,真正的缘起性空的正见,是破除一切虚妄后,剩下的不是断灭,但是也没有剩下一个真实的玩意儿。
另外,如何判断遇见的东西是幻境还是真的呢?前面讨论了名言共许,我们都会判断,今天吃顿饭是真的,做梦吃的饭不是真的。差别在那里?道理很简单,我们定义的真,就是很多人做的共业。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做的,如果确实联系到其他人的共业,那也是真的,其本质也是共业。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别业,没有别人跟我的共业,那就是假的。这样说来,你的内心的一切痛苦都是假的。如果你一个人打坐感觉自己能飞起来,那是真的吗?很简单,找个人来看看你是不是能飞起来就行了。

问:我们知道,中国佛学与印度佛学是有一定距离的,那么您在实践中是从什么经典契入的呢?是离中国佛学更近还是印度佛学?
赵:这问题我们先放一边,我说一个笑话。如何入门呢,当然是要读经。哎呀,经实在难懂,那就先读论。论呢,更加难懂,那我听祖师对论的讲解。还是不行,那就找个师父吧,找谁呢,这得由我决定——你说荒唐不荒唐。哈哈!

问:如果无基础的人想学禅应该如何进入呢?
赵:要先解决一个悖论。学习禅学要先发心,否则便是利益自己了,那么便学不会也走不通。要学习,古典的方式是先出家。若不可行,便是现代的方式。首先缘起正见,发心利益众生。再用中观方式契入,有缘遇到好的老师也很关键,否则很难。若不发心而修,不要说见性成佛,就是大于我也难以达到。

“猿抱子归青嶂里,鸟衔花落碧岩前。”
问:请问赵老师在学习禅学的过程中,是否没有理性的用武之地了呢?
赵:的确,理性是有限的,但是在学习过程中,首先使用的还是理性。理性思维加真实修行,这样才成。有大量坊间流传的夸张说法单靠理性便能排除掉。例如课上所说的“水光三昧”,用理性就可以排除。难道不只有水还有石头?难道徒弟能进去把石头拿出来?坊间流传这些,可以说是禅的副产品,有的有附加价值,有些却有很大副作用。如果带着错误试图契入空性,那是不能实现的。

问:您在《花出青嶂》一书中,解读了历代著名公案。可以说把很多公案的谜底揭示给大家了。
赵:我已经属于佛教界非常敢说话的了,我已经尽可能“泄密”了。当我契入空性后,回头再看禅宗并不难,可以相当清晰的看到脉络以及错误。若能帮助他人契入空性,能够利益众生,便不在乎做什么。此书我并无语言润色,是谈话格式。禅师作略,实为“行本份事” 。现代人对禅宗公案的神秘化,结果便是虚无主义,这在本质上否定了禅。应尽可能从云端上拉下来。

现代语言阐释下的幽远义理
问:您如何看佛教的传播和普及呢?
赵:佛教没有基督教传播广泛。要说普及可能性不高,能长时间存在而不丢失本身就很难得了。多是以心传心。普世呢,从结缘开始。大乘佛教以众生无边誓愿度为本怀,实际不太可能实现,关键不仅在目标而是追求目标的过程。

问:您是哥伦比亚大学的物理海洋学博士,深受科学精神熏陶,同时又潜心佛法的修学,故对科学与佛学之间的内在联系应是见解独到,能否和我们分享。
赵:我认为关键不是科学与佛学的关系,而是用科学的方法,认识佛学的问题。科学方法是手段方便,也可获得更广泛听众。即使迷信是手段方便,那也可以。佛法不是现在的科学,但与科学精神不悖。我们讲科学时指的是什么,是科学知识?知识总是不足够的;是科学的方法论?方法总是不完备的。科学也不是真理本身。科学之伟大,在于其精神,即对真理不止的探求。这一点与佛法完全一致。
虽然现在的科学尚未能了解佛法,近代科学的认识论却与佛法走得越来越近了,也给人们理解佛法提供了诸多方便。例如,相对论、量子力学和分数维理论等便为现代人了解佛法提供了新的角度。

问:您善于使用大家所熟悉的现代语言来准确阐释佛教中的法义,能否说说您对“功能主义”的使用。
赵:我们说某物,用到了某名称,我们其实说的是一些对应的功能和作用,而不是件什么有自性的东西。而且,无论什么名相的东西,都是借功能作用才能显现其相对“存在”,离功能作用,无论什么,都谈不到存在。我们固执的认为“有东西”,这是错误的看法,这个看法无法清理掉。我们以为世界是那个“样子”的,事实上世界不是我们认为的那个“样子”。自18世纪数学飞速发展以来,虽然事
物的名称和主体都没有本质意义,但是这个习惯延续了下来。这是近代数学功能主义。

问:您用这个方法解决了唯识与中观的争论。
赵:有关唯识与中观的争论,大家觉得有矛盾,这是错觉。中观不设阿赖耶识说,不建立这个名相,事情也能说通说明白。并不是说,唯识用阿赖耶所表述的功能也没有了,或中观也不承认了。唯识使用阿赖耶识也是不得已的,因为有这个需要,这是表述体系所造成的苦恼。这个方法也为促进佛教内部不同宗派间的相互理解提供若干方便。

问 :您倡导禅密结合,您对密教如何看,如藏传佛教。
赵:我没有什么看法。我自己也是藏传佛教弟子之一。我只是遵守我应该遵守的规矩而已。本质上禅与大圆满实无二致,若硬要究其差别则有两处:其一,在开示后学时,禅宗为防人落边见,多用遮的方式间接表达,技巧上有点象中观应成派;而密教为接引更广根器之行人,多以开显的方式明讲,其实禅宗于“第二峰头略露消息”是同样的做法。在这一点上,密教反而“显”,显教反而“密”了。其二,
在引后学明自本心时,禅宗稍侧重于六根门头悟取,而密教稍侧重于在深入正定时现量。然而,两者于此均不偏废,只是今在末世,禅门高峻难入,而密教广设方便,不论何人只要自己愿意修,密法之中必可找到适合的次第,故应机广大。然而禅密均是无上法,合则两利,可为复兴中华佛教创造新局面。

悖论分析法
赵老师回答问题的方式非常特别,似禅宗公案,先把你的问题拆解掉,那根本不成立,然后再说道理。正如赵老师的书中所写:“公案可以有很多正确的回答方式,但这些回答都具备内在共同关键点,具备内在的一致性和协调性。一个类似的数学例子是, N个方程式有N+1个未知数,此时解有无穷组,但是所有的解都被约束在一条直线上。这就是内在的一致性和协调性,并不是随便一组数拿来就可以作为解的。”正如著名公案“如何是祖师西来意?”赵老师的回答是:“如何是祖师西来意一问里,问的是过去祖师的意。这个意,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在提问的学人心中出现,出现在学人心中的,是现在心识流注在对过去进行攀缘。所以,这个问题完全虚妄。于是,几乎所有的禅师对此问题的回答都是断然阻止其妄想,同时相机将学人的心引导回眼前事物上,也就是现行的心识流注上。”这样一来,我们便理解了历来对此公案的回答,有的禅师借口今日劳累无暇说,有的祖师禅师劈头便打,有的干脆不予作答。公案读懂,未必获益,未必就此转变之前的思维定式。而赵老师对这些问题虽然没有棒喝,却也是打断了,让我们回到现在中来。这已不仅是思维,而是契入了生活,让我们亲身感受禅的思维,获益匪浅。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经十点半了,回顾麻叔的精辟言论,才感受到他契空为里对机为表,深刻为里幽默为表,无一不是,正是“所有的解都被约束在一条直线上,这就是内在的一致性和协调性。 ”

关于“开悟是怎么一回事”的聊天讨论

某甲:俺来问第一问。。平居兄,你认为开悟是怎么一回事?
平居: 嘻嘻,哈哈。平居兄,你认为开悟是怎么一回事?---开悟不得不说成是一会事,但是。。。即使从事上来说,也并没有任何特征可言。这个道理很简单,若有特征可言,便有开悟之相,而开悟实在无开悟之相。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呢。这是针对很流行的说法,比如把开悟和爆炸等现象联系起来,那么,开悟是不是完全的一点事也没有了呢?也不是。只是这事没有特征的事相,不得不形于语言的话,开悟也不是行人的心态变化,而是行人用心方式不再被无始以来形成的习气所束缚。习气千差万别,就根本习气来说,就是能所对立的用心方式。凡夫除了使用能所对立的用心方式外,没有别的方式能够了知声色。这种用心方式,不遮而遮地遮蔽了心的本来光明。所以凡夫不见心的本来光明,而只见声色。凡夫两处遮蔽心的光明,第一,清醒时,因能所对立的用心方式而遮;第二,睡眠时,因昏沉敝心而遮。所以,凡夫从清醒时,突破能所对立的用心方式作手。能突破这种用心方式的局限,心性光明自然显现。行人此时方知,心性光明无始以来时时放光,并非此时新得。

某甲: 昏沉,不是一种能所对立吗?

某乙: 那心意识如何作用?

平居: 所以,迷时并非真正有迷,似迷而已。俺打字慢,先说完要说的,再答问。悟时并非有悟,只是心用一改而已。所以,什么殊胜的证境也罢,什么光明相也罢,都与开悟无关。由受遮蔽到不受遮蔽,本没有什么事件可言,不用破无明,因为无明本性从来是觉。更没有什么打开,关上可言。心性光明显现,并非有光明之相显现。嘻嘻,哈哈。所以没有境界可言。

平居: 昏沉,不是一种能所对立吗?---昏沉中提不起对立,但是梦中有。

某甲: 哦。。明白了。

平居: 那心意识如何作用?---首先,心意识之作用是法尔如是,并非你在操纵。只是众生不了,无始的习气要能所用事。这种法尔之用,便成为所谓的心意识。在诸佛分上,同样是法尔如是,然诸佛不受能所的局限,所以称为智,不成为识。

某乙: 某甲明白个啥?

某甲: 梦是昏沉和清醒的中介处。。

平居: 就其实而言,有什么差别。所以,觉悟之人并不是没有能所。只是能照了能所不实,而不为能所所限。祖师为大众说话,岂不是起能所之用。

某乙: 哈

某甲: 能照了能所不实—–》这第一个“能”和第二个“能”,有点不同吧?

某乙: 不实与不实有?

平居: 而以为,什么也没有时,是真心显现,此时错会。。。六祖说得分明,轮到上阵也要见。此一段光明在一切声色中显现。能照了能所不实—–》这第一个“能”和第二个“能”,有点不同吧?---第一个能顺俗意而言

某甲: 嗯。。

平居: 照了也是。所以不道不见。而正见时,能所又不二,与凡夫彻底割裂能所不同,所以又不得道是见。

某乙: 轮刀上阵也见 。

平居: 可见祖师轮刀上阵都干,你做一些问答有什么不可以?

某甲: 能所对立的用心方式—-》太熟悉而不自见

平居: 若以为山河大地要消失了,真心才显现,此是断见。若以为山河大地要从影像上都消失了,真心才显现,此是断见---说清楚一点

某乙: 妄心息下即是

平居: 妄心息下即是---此犹是权说。妄心当下既是。

某甲: 断见,即断灭见

平居: 妄心息下即是---此犹是权说。妄心当下既是。---可是,你得实际体会到。

某乙: 魏鸿勋老人有句:息妄不求真!真是庆快万千

某甲: 有断,必有常。若以为山河大地要从影像上都消失了,真心才显现,—-》这个真心,必是常见。

平居: 魏鸿勋老人有句:息妄不求真!真是庆快万千 ---一般草面,任人捏弄。

某乙: 某甲胡扯瞎掰

平居: 断灭见和常见是一个藤上的苦瓜。难兄难弟。

某甲: 不断不常,常断从来是兄弟。。哈哈。

关于量子引力的科普聊天

关于量子引力的科普聊天

甲: 对了,上次说到量子引力
乙:简介简介啊。嘻嘻
甲: 超弦就是很数学风格,不像物理理论
乙:嗯,不像,不是没有吧
甲: 没啥吧,量子场论是微观世界现今为止最高成就,广义相对论是宏观上对引力最精确地理论
乙:嗯。。
甲: 广义相对论是很漂亮的,把时空和引力作用等价在一起,特别是从规范场论的角度看,曲率==场强是非常自然的。量子场论处理的剩下的3种相互作用,电磁、强、弱。这些相互作用也被统一到了规范场论的框架下,也就是场强=曲率,当然这个曲率不是在我们一般的时空意义下的,而是对于规范群所对应的主丛。。。
乙:额。怪不得不像物理
甲: 所以在某种一下下,其他3种的相互作用跟引力有很多相似性,这个当然是某种可以统一的暗示。好,接下来说物理部分。广义相对论是场论,但不是量子场论。。。量子跟不量子的区别在于,量子理论有更多的弹性而不是像经典理论比较机械。这个弹性来自于量子涨落——一种在微观尺度上的不确定性。量子这个词是有些confused,因为听上去像某种不连续。但是事实上量子涨落使得经典的连续替代成了更精致的微观结构。一般而言这个会导致更模糊化的场行为,但是非常奇妙的。这种模糊化却是相当有精致条件的,所谓量子化。假设量子涨落类似水上的波纹。
乙:嗯,有大量的规律性特异现象
甲: 波纹是连续的没错,但是波纹的激发条件却是离散的。这个你可以想象一下驻波的情况。 链接
甲: 比方这个图,波是连续的,但是震动模式是整数倍半波长的,而不是任意连续变化。也就是说,可以容纳1,2,3,。。。个峰,但不能是1.34个
乙:嗯,这个我理解为,意味着可稳定的分别
甲: 这个跟分别没啥关系,如果你能过直接体验的话,当然跟波差不多,是离散的
甲: 错。是连续的。但是这些振动模式的变化不是任意的
乙:对啊
甲: 你只能选择1,2,3,4个,而不是随便来。这个是有更内在的精致结构导致的,一般而言,这个需要空间是compact(紧致)的,或者说有限的。一个简单地紧致空间的例子是,一个圈。。。所以量子化条件类似于拓扑性质,你只能绕1圈2圈3圈。。。我们的宇宙大致上是有限的,所以这个是另一个方面的联系,宏观的时空跟微观的量子化之间的关系。以上都是说他们宏、微观间一些很神奇的联系。但是如果你单独看量子场论,或者广义相对论,他们都是不完整的。广义相对论方面,首先他是经典理论,所以不包含在很小尺度下的微观涨落,这个需要加入量子效应,怎么加。。。当然是一个问题。而且广义相对论有一些奇性的解,包括黑洞,宇宙大爆炸。。这些解都有某些时空位置的场强变得无穷大,这个当然不物理。
甲: 一般的猜测是,当接近这些无强大的时候,经典理论已经不适用,需要考虑量子效应,而量子效应应该原则上能光滑这些无穷大,使得他们变得正常。另一个方面,量子场论方面,虽然量子化了,但是有几个问题。量子场论暂时是不考虑引力的,因为引力比上其他作用小非常多。所以,量子场论的时空背景的独立而且固定的,就是平直的闵氏空间。这个,首先,哲学层面。。。时空背景独立是有问题的。由广义相对论可知,时空跟物质是相互作用的,也就是动态的。 而不是一个预设的背景空间,所以这样观念在哲学上是开倒车
乙:嗯。没多少前途。
甲: 这里有一个专有的名词,叫做“background independence”(背景无关),这个是哲学/美学上要求:简单的讲,就是一个理论应该跟背景的选择无关,而不是依赖于特殊背景。非常不幸的,量子场论不是背景无关的,而是假设背景固定。。。随之而来的,就变成技术上的困难:就是量子场论在微扰解下都是发散的,这个在某个角度而言是自然地,因为固定的经典时空背景,使得空间在极大和极小下都是任意的,这样的任意性使的理论在这两个极端下失效。所以现代的(技巧上)的处理是用所谓的重整化,这个本身就意味着一种妥协:基本上大家都承认,现有的量子场论只是在现在能量(低能)下所谓的有效理论。
乙:不是有个什么处理么,把发散项扔掉。
甲: 有效理论的意思是说,我们承认这玩意在更高的能量下不完全对。这个当然不符合物理审美,但是也是现实层面的妥协。
乙:这个也有些实验验证吧。。有效性
甲: 现实层面而言,这些所谓的低能理论完全能覆盖所有的实验。所以我们看不到理论失败的时候
乙:呵呵,这个就是好玩的地方
甲: 事实上,量子场论的精度是非常高的,跟实验符合到小数点10位以后。大概是世界上最成功地理论了,没有之一。
乙:霍
甲: 从实践角度看,的确成功
乙:够悖论的
丙:有意思,继续
甲:好了,从大原则上看,我们知道量子场论的不够完美,只是因为我们没有把时空作为一部分放进来,而是孤单的让他独立。所以这里的需求就很明显了,把时空作用也整合进量子框架,是不是能一口气解决所有问题捏?呵呵,真是做的好梦
乙:嘻嘻,结语精彩
甲: 然后就有所谓的量子引力理论产生了
乙:哈哈,才开始介绍。。
甲: 因为引力是时空物质相互作用的效应,所以这样理论本质上应该包含对时空在量子尺度上的认识。怎么样的认识呢?这个有点相当困难。困难有好几个来源,首先引力比上其他的力是非常微弱的,这也是量子场论不包含引力的原因,所以实验上基本是没戏了。因为量子效应本来就是在经典上的修正,所以要比经典引力更加微弱许多,微弱到几乎没可能观察到这个效应。当然为了理论上的美观,物理学家们可以继续做”头脑“实验。。。但是这有产生了新的问题。就算在头脑里面,最直接的引力量子化也很快被证明没法成功。
乙:为什么?
甲: 要了解这个失败的原因,其实可以大概看一下”量子化“的思路。所谓量子化,就是把一个经典理论变成量子理论,其实有好几种方式,其中最成功地,也是把其他3种相互作用量子化的,就是所谓路径积分量子化。大致的思路是:我们得知道,经典动力学方式符合所谓的最优原理,就是说事物的演化走某些最优路线,这个原理可以直接推导出牛顿力学,和所有的经典场论。只要你能明确定义好那个优化,恩,物理上叫做”作用量“,经典理论=最小作用量。量子理论不是这样
乙:是计算所有的可能性。。
甲: 量子说,其实所有的路径都可能,只是权重不一样,所以”经典“的,只是权重最大的而已,或者说,概率最大的而已。而量子涨落来自于,偏离最优路径的程度。好了,这个思路很好,数学上也很美:只要我们把经典的作用量扔到量子框架下,嘿嘿,就跟孵蛋一下,就成了量子理论了
乙:这个应用到引力上。。怎么就不成功了?
甲: 好了,这个成功。。。可惜,,,不能被复制到量子引力上。为啥捏,大图像来了。。。。
乙:没明白。
甲: 量子场论上,我们要对所有的路径求平均。。。但是。。wait a moment,对于什么背景的时空求?我们现在好像没有背景时空可以依赖了。如果你硬做,你就会发现,这样的理论是不可以重整化的—》这个有点显然,我们的时空还是经典的。只是单独把作用量子化了而已
乙:哇靠,这么有意思。这不是压根就不可能么?
甲: 然后回到原点,这里有一个更加根本的问题:量子化的方式不是唯一的,也就是说可以有很多个量子理论对应着相同的经典极限。这个结论当然也是显然的,量子来源于对于微观的了解,不同的微观细节可以在宏观上一致。。。但是如果我们不知道细节,好像就很难量子化了。在过去,这些细节来自于实验,现在实验。。。呵呵。继续回到big picture
甲: 量子化是对经典理论的推广,凡是推广都要放弃点什么。。。现在问题来了,应该放弃什么呢?广义相对论的架构在量子层面上到底哪些是可以保留的,哪些是需要改进的?恩,这个问题其实导致很多不同的量子引力理论,这事当然目前没有定论,主流而言,一个是弦论,另一个是圈量子引力。
乙:嗯,捡两个主要的说说
甲: 弦论走的是所以协变量子化的路径。所谓协变就是只保持广义相对论的对称性。这个设计到一些对称性知识,稍微科普一下:就一般欧式空间,比方2维的,就是平面解析几何里面,我们用笛卡尔坐标(x,y)来表示一个点。显然,这样坐标的选定不是唯一的。比方我们旋转一下坐标,或者平移不会改变几何对象。 所以几何是内蕴的,比方一条线的长度跟怎么选坐标无关。所以。。。这个长度这个量就是所谓背景无关。好了,为了统一理解,我们可以把所有这样不影响内在几何的变动全集合在一起,这个就形成了所谓的对称群。这是一条路,给定平面几何,我们可以得到相关的对称群。反过来也走得通,给定对称群,事实上也决定了几何。比较现代的几何,其实是从后一个思维出发的,不同的几何就是研究不同变换集合下得不变量。回到我们的时空,我们的时空是 (伪)黎曼几何。。。 所对应的对称性叫做 微分同胚,这些名词听过就好。现在超弦来了
乙:嗯,广义相对论的几何空间
甲: 超弦是协变量子化,所以他要保证”微分同胚“。但是呢,保证微分同胚,不见得就是等于微分同胚。可以比原来的对称性更大,只要能覆盖原来的就行
乙:等于范围扩大了
甲: 所以你看到弦论,一定会发现他不是只有4维时空,而是10维的。10维当然更大,至于怎么跟4维兼容,倒不是很大的问题。这个有点像水管面(圆柱面),虽然是2维,但是只要直径非常小,其实跟1维的线也差不多。所以在这个框架下,剩下的6维非常小。非常窄。
乙:我好奇的是。。这个扩大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新发现,指可以验证的,或者有可能验证的。
甲: 可验证另外说。而且额外维度还解决另一个问题,就是引力比其他力小很多
乙:呵呵,对我的理解力来说,就是数学构建上通顺了
甲: 因为其他力可以是非常窄的6维到我们时空下的投影,而我们的宇宙又很大,所以引力被分掉了,大致上是这样。好了,超弦有一大堆问题
丙:到这里有点困难。剩下6维怎么就窄到引力被分掉。
甲: 哦,这个没说清。引力是我们4维时空的,所以平均分到整个宇宙大。其他力是6维非常窄的空间上得,所以不需要被分这么多。丙:嗯
甲:只要额外维度的尺度够小。拿管子说,一个力是绕着管子一圈的,另一个是沿着管子直线方向。。
丙:先继续
甲:好,来说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完全哲学层面的,大部分的超弦模型是微扰的,所以还是依赖于平直空间背景,也就是说他的4维时空甚至不是广义相对论的弯曲时空,而是平直的。。。虽然可以证明广义相对论的效应已经包含在里面,但是用一个独立背景来替代动态时空好像有点开历史的倒车
乙:额。。。比起前面的那种倒车,显得迂回一点
甲:所以第一个critism是弦论不是背景无关的,来自弦论阵营的当然不同意,而是辩解说这个只是他们暂时没有弦论的全形式,而不得不用微扰展开。。。他们说假设他们可以得到一个全版的弦论,应该是背景无关的
乙:哈哈。有点自欺欺人的味道
甲: 关键是,全版的长啥样,没人知道。。。有一些非常强烈地证据,对于所谓非微扰的弦论。最有名的就是所谓AdS/CFT对偶性。简单讲一下,就是发现在某个时空下的超弦理论(反 de sitter空间)跟在这个时空边界上的某种量子场论完全等价。这种引力和量子场论的对偶性是非常神奇的。所以希望可以由这个来摸出非微扰弦论的全貌
乙:这个貌似有点戏。。
甲: 问题在于,这里的数学非常困难。其次更加要命的,天文观测表明我们的宇宙是正de sitter空间,不是反的,而显然这个对偶性要搞到正的遥遥无期(另外,需要说明的是,这个对偶性本身也还是一个数学猜想,呵呵)。另外这个对偶来的量子场论,是所谓的超对称Yang-Mills场,这个跟我们微观标准模型的Yang-Mills场不一样。
乙:哇塞。。整个一个瞎猜。嘻嘻,没有不恭敬这些大牛的意思。
甲: 不瞎猜,这个对偶性本身还是有很多证据的。。。但不是完整证明。所以有一句玩笑的话,说超弦理论看上都是对的,就是不是描述我们的时空.
乙:哈哈,这得多看武侠奇幻才行
甲: 另外,超弦= 超对称弦论,而超对称都还是一个猜想,而且根据LHC最新的数据来看,估计希望非常渺茫。没有超对称的弦论呢,当然也能生存,但是显然在数学上就没有那么有吸引力了。最后,最麻烦的,弦论没法确定多余的6维空间的结构,事实上他可以有10^300(300个0)那么多,这个简直就是完全可以乱搞。。。
乙:事实上他可以有10^300(300个0)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