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生与无穷

凡是遇到没有边界的问题,我们的语言都有表达的困难,不论这是在法义宣扬上,还是在学问研究中。然而,两者都不约而同地采用了相同的方法,来方便语言交流,这个方法就是截断。截断并没有物理操作的含义,只是语言上的共识,使得本来不可交流的事情,变得可以言传心会了,这是它的优点,缺点是不知道这种用法的话,也可能增加误解。梵文和希腊文,都是字母文字,所以就有字母表。据说,梵文的第一个字母发音是阿,因而也被佛教用来代表一个没有开始的开始,开始也俗称为生,所以阿字用来代表无生,阿弥陀佛!十二因缘的划分,也是方便,可以展开为十二,也可和合拢为惑业苦为三,也可以全归为一总称无明。在能所对立的心行下,行支无底,细的心念下,可以再细,这取决于我们心静时能观察到的程度,也就是我们自身的分辨能力。处理这种其细无内的情况,采取了截断,将这个没有开始的开始称之为无明,也称无始无明,所以无明并不是一个真实意义上的起点,而是没有起点的情况下,为了满足语言交流,表达无生的一种语言共识。希腊字母最后一个是ω,在十九世纪末兴起的集合论中,引进了无穷大的概念,比如说没有一个自然数是最大的,因为人总可以轻松地找出一个比它更大的数字,于是就用最后字母ω表达没有最大的最大,这个道理是一样的,都是为了在有限语言的局限下,作为讨论无限问题的代理。这何尝不是老死的含义。

科学和学佛

经云,一切治生产业皆与实相不相违背。不同的时代,这些人类生产活动有不同的内容,在一千多年前,是以农耕及治学为主,佛门弟子以其丰富的世间,出世间学问帮助众生走向解脱。到了今天,充斥世间的是技术为标志的各行各业,而这些技术的支撑是现代科学,以及与其为思想基础的西方哲学。从文明的角度上来说,华夏文化早已经不是近代历史的推动者,从无常的角度来说,正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本来没有什么奇怪的。西方从文艺复新开始,通过所谓的启蒙运动,不再是吴下阿蒙,对于很多自然界现象,人类自身的思维,都有很多细致深入的,广泛的,系统的研究,而这种探讨精神,正是东方文明近代所缺乏的。对于这些人类智慧的结晶,一味地排斥和贬低,不是一个学佛者应有的态度。佛法兴盛的时候,佛教都是引领世间学问的,所以有五明之说。佛教的智慧在于普,如果认为现代科学知识与佛法不相容,那么无疑是不承认佛法的普世性,这就不能在当今的环境下更好地利益众生。以我的理解,佛法总是在世间学问的基础上,引导凡夫走向解脱,而不是简单地排斥害怕世间学问,但除其病,不除其法。能够吸收现代科学,合理导向,这是佛法在新的时代发扬光大所急需的。”

(V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