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步公案 14

【平步公案】昔有五百罗汉。以六神通降一毒龙。了不能得。忽异方有一尊者至。众谓曰。我等尽其神力。降不可得。尊者可能降之。尊者乃弹指一下。其龙便伏。

毒龙者,妄心也。众人之所不能降伏者也。这故事讲了也就算了,可恶的是,禅师后面还有一段评论。须知此事不同小小:“于此明得。作个出格道人。动静去来。五眼不能睹。十力不能知。堪受人天供养。日消万两黄金。于此未明。山门今日作斋供养罗汉。且随队长连床上开单展钵。”当年善才要进弥勒楼阁,也是别无施展,但只弹指一下,门为之开。经中这么描述,古人这么公案,其意旨在什么地方?学道之人不可不仔细辨个端详。若是糊涂到以为弹指就是道,那真是无可救药。但是,他分明说是弹指。

平步公案 13

【平步公案】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千古以来,分梳不下,直至如今仍是谜案。有一般清修之士,以不动心为能事,便指责二僧相争是行为不合准则,故曰心动,然而佛法也说有疑不决直须争,并非守口如瓶,颟顸者就是。仁者心动,有人问岩头大师道,动时如何?答曰不见本常理。此是这二僧的过咎,所以只见风动与幡动。然而,即是心动,则非是外,哪里还见得风之与幡,又何须大庾岭头不思善不思恶,尽大地人无能提起,顿失滔滔,若是慈悲,无过于斯。

临济与黄檗一见面就打打杀杀的,冤家路窄,从见面一直打到分手,一来一往,直打得心心相映,没见他们嘴上说过啥正经事。沩山与仰山天天在一起客客气气,师徒之间有问有答,话语中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谈笑间杀人眉宇不动。没奈何,这就是宗风,差异这么大,还都是百丈的弟子。不论是明是暗,打杀是免不了的,否则哪来深厚的感激之情。

 

修法其实都走弯路,不走弯路的人不需修法,所以慧能直指就一句话,直下便了。虽然能直下便了的人如凤毛麟角,宗门大德一般都是走过弯路,然而不管走多大的弯路,入门来还是那句话,直下便了。走过弯路的大德,回过头来指示学人还是那句看家的话,直下便了。这话可能说了十年八载,但是归根到底,顿悟法门就是直下了,不在一切所上捣腾。

 

共生与因缘生

问:破四生(自生,他生,共生,无因生)里,自生它生都好理解,破共生就非常有趣了。共生跟因缘生的差别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破?嘻嘻,这可以是个非常混扰人的地方。

答:我是这么看的,共生和因缘生是有差别的。

共生是由两种以上因素决定的,而这些因素是被割裂出来为存在,他们一起作为产生果法的因。。。如此类推,因还有因,以至于无穷。共生是有独立的意义的,先有因,再有果,因果都有自性。到后来就必须有一个第一推动力,诸如大爆炸作为奇点。

因缘生,因果是相待的,因之所以为因,是从果法的角度观待而出,没有离开果法的因,果之所以为果,是从因缘的角度观待而出,没有离开因缘的果法。所以,因果只是因观待而起,没有独立的意义,因此也自然就是无生,因为离开了观待就谈不上因果。

因此,如果误认为因缘为独立法,有自性,则是共生,不成因缘生。

 

中心的问题

长久以来人们习以为常地以为我们居住的地球是宇宙的中心,所谓的地心说。西方真正的启蒙开始于日心说,也就是认为太阳是宇宙的中心。这个学说是哥白尼提出的,可是哥白尼知道人们难以接受这个观点,所以是在自己死前才公诸于世,其实他已经确信这个观点有好多年了。教廷烧死了后来宣扬日心说的布鲁诺,几百年来为此蒙羞。其实不仅教廷难以接受,当时大多数人都是难以接受的,因为地心说是人们的直觉,是最简单的生存模型,普通人没有教廷那样的手段,因而也就蒙不了教廷那样的羞,但内心的抵触却不一定少。日心说让人们内心安宁了一段时间,后来发现太阳也不是宇宙中心,因为太阳只是我们这个银河系的一个小小恒星而已,而宇宙中存在N多个像银河系这样的星系。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出现以后,科学家观测到宇宙其实是在膨胀的,而且不论是在宇宙中哪里观察,宇宙看起来都在向外膨胀,也就是说宇宙中的任何点,其实都是中心,包括地球在内。

这个故事有很好的启示,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另外一个中心问题,这就是我们关心的自我中心。在启蒙以前的黑暗中世纪,坚持地心说如同我们凡夫坚持自我为中心,这很符合我们的直觉,天经地义,一切事物都是通过这个中心而反应出来。只是这不是真相,固守一个幻相我们必定会付出相应的代价,这就是惑业苦,又名轮回。启蒙的开始带来了出离心,意识到自我中心带来的苦楚,于是开始寻求离苦之道。圣人方便设教,以日心说来破坏我们坚固的地心直觉,我们把希望放在了最新得到的修心方法以破我执,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然而有根性灵利者看出了这只是一个对治,并非真实的解脱,脱口说出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众人闻言,顿失脚下所依,茫然不知所措,如同宇宙中突然没有了中心。有一则公案故事中,洞山大师对跟随他的学人说,前面两种观点都不足以继承西来衣钵,以此修心都不足以解脱,要他的学人重新下一语,到底什么样的人可以继承西来衣钵,以纠正前面二语的过失。当时有学人连续说了96句转语,洞山大师都不满意。最后学人说,设使将来(西来衣钵)他亦不受,洞山大师方才肯定。能将(拿)来衣钵,就有与衣钵对应的个体,就有来去,也就是离不开一个中心,但是这个中心没有绝对意义,因而学人说他也不受,中心的建立只是为了交流方便,根据不同的需要建立不同的中心,没有永恒和执着。如同观察宇宙需要一个方便选择点,在地球上和别的星球上的观察在物理上其实是等效的,根据观察需要选择最佳的观察点,以自我为中心和以别人为中心在本质上都是平等的,但不妨圣人因为度生需要随缘建立,抹去中心并不是目的,而深切认知一切中心缘起平等和性空才是真实,本质上是为了破除自我中心的幻觉,同时也不废除一切度生事业。

Zen and the art of X 2

不在盒子内思维。一般强调创造性地科目,都希望能不在盒子内思维,科学的前沿也是这样。什么是盒子,如果有盒子我们认识不到,那么在盒子内思维是免不了的。我们的立场是盒子,我们的文化是盒子,我们的知识是盒子,我们赖以生存的很多要素都是盒子,最后包括我们的语言都是盒子。说是人们创造了语言,语言也翻过来塑造了人们。语言是我们交流的工具,必须有一系列共许,我们依赖于这样的工具生存,这是人类占据进化高峰的优势所在,但是也时常有人抱怨语言没法表达其各种感受,这种人比较敏感,发现有很多细微的东西,单个的词没法描绘,一句话也说不明白,就是一个文章下来也感觉没有说清楚。尽管科学研究不断地认为这个世界可能根本上是数字化的,是量子性的,但是对于我们最直接的对客观世界的认识而言,更像是模拟化的,我们模拟化的感受与认识,到后来通过有限的带宽用数字化的语言来表达,在数字化的过程中很多边幅被去掉,连续的东西被割裂在共许的概念中,概念是分立的,也就是数字化的。数字化后的好处是传输能保真,只要不是有意歪曲,我们可以引用别人的话,能从中得到一点意思,当然还要经过我们将这些数字化的概念在我们的头脑中还原成我们自己连续的认识和情感。即便是我们自己思维,我们心中也是用语言在思考,语言是我们最贴身的工具,然而也是我们最大的局限性,我们一般突破这些局限的方式是增加和发明新的词汇,系统可以变得很大,可是终究是有限的,对于我们的认识和感受可以无限接近。平时很熟悉的言辞,真的追究起来,发现并不是那么一回事,我们不得不削足适履地来交流,语言毕竟是隔了一层。如何在给定的这些盒子里,我们突破它们的局限,这也是不少艺术希望从Zen(禅)中得到灵感的地方。

Zen and the art of X

歪果仁很喜欢写一种书,Zen and the art of X,X是自变量,可以带入很多不同的领域,比如有射箭,摩托车维护,写作,幸福,人生,投资,创业。肯定还有好多还没有写出来,这里X属于没有定义的。我自己也消费了不少这类的书籍,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Zen是什么意思,现在不仅知道Zen是禅宗从日本传到美国时翻译成的英文,而且我自己也关注参究禅宗,甚至时不时还得瑟一下,写一点朋友圈的解读。这类书籍不少是高级鸡汤,但是严肃的题材也是有的,特别是早期出版的时候,这个起名方式还没有流行起来。

禅在西方是怎么跟艺术挂上钩的?是歪果仁也开始欣赏禅的意境了吗?不是。是有歪果仁开始喜欢打坐了吗?也不全是。他们借鉴禅宗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解放艺术家的创造性,言下之意是创造性受到了压抑,需要借助Zen来恢复。据说是自我意识往往挡了艺术家的道,人在成年后开始在乎周围人对自己的看法,稍微偏重就成了自我的怀疑,本来一个流畅的动作,到这里就变得结结巴巴,甚至间断,于是艺术就变成了意识的产品,而不是肢体思维的结果。这种自我意识会影响甚至妨碍自我的表达,本来奔放的线条就变得拘束,一个动作就不能够透彻,变得做作,这是成年人的包袱,真正完全放得开的是小孩,只是小孩表达的内容虽然天真却不够深刻。一般的艺术,这只是限制了创造性,而对于格斗艺术来说,这里一线之差决定胜负,当年我很崇拜李小龙,知道他的心法是去掉格斗活动中的自我意识,要凭直觉,全部真实地表达一时的喜怒哀乐,一念犹豫则成遗恨。

禅宗提倡的无我能动,在思维方式上被西方艺术创作借鉴,用来突破我执带来的障碍,并没有深入追究我执的本质,虽然不是佛教解脱的本怀,但是也是一种结缘,利益于社会。

 

从进化论说到四相

佛教中经常提到四相,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最完整精微细致的解释,在圆觉经里面。平时大家讨论,觉得难以把握,讨论完了还是不知道在说啥。进化论是科学的一部分,我觉得了解了进化论后,才能对科学有比较全面的理解。

其实科学的进步,已经开始帮助人们从多个方面方便理解佛教。现代科学家已经开始认识到,我相是不存在的,因为在物理化学科学家眼里,“我”是大爆炸以来宇宙中的一个短暂运动图案,这个图案生成,维持现状,变异,再毁灭,这就造成了“我”的一生。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却被我们痴迷,佛教称之为束缚,成为人生痛苦的根源。这是为什么呢?前面的话还不是故事的全部,也不是科学的全部,因为科学中还包含进化论。进化论提出一个原则,物竞天演,适者生存,不是万物霜天竞自由,而是竞生存。从进化论的角度看,“我”的迷思,也就是幻象,给动物增加了竞争优势,认为有一个主宰,自由意识起决定作用。人类这个意识最强烈,所以进化中竞争优势压倒其他动物,至少到目前为止。我相不是所谓的真理,而是方便取得进化优势的手段。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即便是恶人,居然一直还没有被雷劈。有其利,必有其弊,我们也为我相付出极大,小心呵护,唯恐有损,是一切痛苦的来源,劳心累形。人相当然也是幻象,可是也有进化优势,降低了成本,使得人与人之间有一种理解,方便了合作,这是其他动物望尘莫及的。我们把对面站着的一个人,不理解成是一堆分子的堆积,而是一个和自己类似的有主宰的个体,于是就对之产生了喜怒哀乐,爱憎分明,于是社会形成了,繁衍生殖,一致对外,试看天下谁能敌。众生相是为了方便自己理解这个世界,在进化竞争中胜出。我们借助于拟人的方式,认为有一个神主宰风云,有一个神主宰山峦,有一个神主宰小小的事物,这么理解有效率,便于交流。直到今天科学家的语言中仍然拟人,两个电脑在一起互相问候,握手,交换名片,然后交换数据等等。更高级的拟人方式是认为存在规律,规律左右着事物的发展,甚至绝对真理,普适价值,更甚至万能的神,当然也包括前面提到的进化论原则。于是产生了宗教,产生了文明,产生了科学,得到巨大的竞争优势。寿者相是什么呢?就是这种追求进化优势的本能!

地球是生物进化的大戏台,再大也是有限的,所以就形成了竞争。几亿年来上演的各种进化大戏,你方唱罢我登场,都为了增加一点优势而挣扎,各人上演出自己的绝活。智人发明了迷思,充分发挥了四相,于是不再和其他物种在同一个数量级上竞争,在增强自己进化竞争优势的历程上节节胜利,从早期各种神的崇拜,到后来一神的出现,从百家争鸣开始,到文学艺术的出现,从文艺复兴的开始,到科学思想的出现,这些都是四相的继续,本质上没有改变。包括进化论本身,小的方面有利于我这么解说问题,大的方面有利于人类强化优势。作为追求目标的真理,本身也是幻象(迷思),但是由此产生的科学却带来了竞争优势,其效用不可忽视。四相虽然推动这种优势,但是毕竟不是真实,这点需要我们觉悟,否则迷茫中的追求,势必得到更多的迷茫,和由此带来的不安甚至痛苦,这就是惑业苦,就是轮回。

地心说和自我中心

长久以来人们习以为常地以为我们居住的地球是宇宙的中心,所谓的地心说。西方真正的启蒙开始于日心说,也就是认为太阳是宇宙的中心。这个学说是哥白尼提出的,可是哥白尼知道人们难以接受这个观点,所以是在自己死前才公诸于世,其实他已经确信这个观点有好多年了。教廷烧死了后来宣扬日心说的布鲁诺,几百年来为此蒙羞。其实不仅教廷难以接受,当时大多数人都是难以接受的,因为地心说是人们的直觉,是最简单的生存模型,普通人没有教廷那样的手段,因而也就蒙不了教廷那样的羞,但内心的抵触却不一定少。日心说让人们内心安宁了一段时间,后来发现太阳也不是宇宙中心,因为太阳只是我们这个银河系的一个小小恒星而已,而宇宙中存在N多个像银河系这样的星系。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出现以后,科学家观测到宇宙其实是在膨胀的,而且不论是在宇宙中哪里观察,宇宙看起来都在向外膨胀,也就是说宇宙中的任何点,其实都是中心,包括地球在内。

这个故事有很好的启示,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另外一个中心问题,这就是我们关心的自我中心。在启蒙以前的黑暗中世纪,坚持地心说如同我们凡夫坚持自我为中心,这很符合我们的直觉,天经地义,一切事物都是通过这个中心而反应出来。只是这不是真相,固守一个幻相我们必定会付出相应的代价,这就是惑业苦,又名轮回。启蒙的开始带来了出离心,意识到自我中心带来的苦楚,于是开始寻求离苦之道。圣人方便设教,以日心说来破坏我们坚固的地心直觉,我们把希望放在了最新得到的修心方法以破我执,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然而有根性灵利者看出了这只是一个对治,并非真实的解脱,脱口说出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众人闻言,顿失脚下所依,茫然不知所措,如同宇宙中突然没有了中心。有一则公案故事中,洞山大师对跟随他的学人说,前面两种观点都不足以继承西来衣钵,以此修心都不足以解脱,要他的学人重新下一语,到底什么样的人可以继承西来衣钵,以纠正前面二语的过失。当时有学人连续说了96句转语,洞山大师都不满意。最后学人说,设使将来(西来衣钵)他亦不受,洞山大师方才肯定。能将(拿)来衣钵,就有与衣钵对应的个体,就有来去,也就是离不开一个中心,但是这个中心没有绝对意义,因而学人说他也不受,中心的建立只是为了交流方便,根据不同的需要建立不同的中心,没有永恒和执着。如同观察宇宙需要一个方便选择点,在地球上和别的星球上的观察在物理上其实是等效的,根据观察需要选择最佳的观察点,以自我为中心和以别人为中心在本质上都是平等的,但不妨圣人因为度生需要随缘建立,抹去中心并不是目的,而深切认知一切中心缘起平等和性空才是真实,本质上是为了破除自我中心的幻觉,同时也不废除一切度生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