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步公案 14

【平步公案】昔有五百罗汉。以六神通降一毒龙。了不能得。忽异方有一尊者至。众谓曰。我等尽其神力。降不可得。尊者可能降之。尊者乃弹指一下。其龙便伏。

毒龙者,妄心也。众人之所不能降伏者也。这故事讲了也就算了,可恶的是,禅师后面还有一段评论。须知此事不同小小:“于此明得。作个出格道人。动静去来。五眼不能睹。十力不能知。堪受人天供养。日消万两黄金。于此未明。山门今日作斋供养罗汉。且随队长连床上开单展钵。”当年善才要进弥勒楼阁,也是别无施展,但只弹指一下,门为之开。经中这么描述,古人这么公案,其意旨在什么地方?学道之人不可不仔细辨个端详。若是糊涂到以为弹指就是道,那真是无可救药。但是,他分明说是弹指。

平步公案 13

【平步公案】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千古以来,分梳不下,直至如今仍是谜案。有一般清修之士,以不动心为能事,便指责二僧相争是行为不合准则,故曰心动,然而佛法也说有疑不决直须争,并非守口如瓶,颟顸者就是。仁者心动,有人问岩头大师道,动时如何?答曰不见本常理。此是这二僧的过咎,所以只见风动与幡动。然而,即是心动,则非是外,哪里还见得风之与幡,又何须大庾岭头不思善不思恶,尽大地人无能提起,顿失滔滔,若是慈悲,无过于斯。

平步公案 12

【平步公案】南泉上堂:文殊、普贤昨夜三更相打,每人与二十棒,趁出院去也! 赵州曰:和尚棒教谁吃? 师曰:且道王老师过在甚处? 州礼拜而出。

古人时时指示用心之处。南泉闲来无事,突然上堂,声称昨夜文殊普贤无端打起架来了,唯是王老师行事果断,每人痛打二十棒,趁天黑,人不知鬼不觉地赶出大院,如是方得一线太平。以上只是剧本,赵州老一拨便转,立马探头出来要做文殊,检点王老师,生生要拉王老师来做普贤,和尚棒教谁吃?王老师是文殊普贤都不放在眼里的汉,唯有普愿独超物外,怎会下场与赵州相打,反问道:且道王老师过在甚处?本来如是,何需添减。 无奈赵州忍气吞声,礼拜而出,得便宜是失便宜,终归风平浪静。文殊是见地,普贤是行持,夜半正是心行秘密行处,见地和行持不能善处,才有是非,纷然失心,这是行人在微细处常常遇见的情形,微细的疑惑,隐隐的见刺,都不得心安,解决之道在于各打二十大板,通通赶出,须知清官难断家务事,所谓直下便了。十八解做活计,这等力量非王老师莫属。

 

平步公案 11

【平步公案】世尊一日坐次,见二人舁猪过,乃问:“这个是甚么?”曰:“佛具一切智,猪子也不识!”世尊曰:“也须问过。”

查字典,舁是抬的意思。世尊一日闲来无事,贸然问出一个问题,惊动人天,贻笑他人。这个是什么,也大难回复,直是祖师大德,到这里也只有忍声吞气,顾左右而言他。唯独这两个孟浪汉,持一己之勇,笑三界的大师,佛具一切智,猪子也不识。世间人有各种商议,挖出理由替世尊盖覆,论坛网站多有此见,然而白纸黑字,分明写到:世尊一日坐次,见二人舁猪过,乃问:“这个是甚么?”。当真是世尊未见过肥猪么?或是世尊一时头脑短路,留下话柄为他人所捏?然而寸有所长尺有所短,就世间法来说,这实在是一个傻问题,千秋之下为人耻笑,虽然后面补了一句,“也须问过”,何如好事不如无。无奈三界如火宅,就出世间法而言,世间虽乐,乐不思蜀,终究有亡国之痛。敢问出苦之路在何方?世尊慈悲,为人指出一线之道,君不闻,这个是什么?明得这一问,方才出得三千大千,大千虽然大,终是一鬼窟。虽然不识猪子,却具一切智慧,只由一切劳生不明此问,所以也需问过。不见道,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法,不得见如来。既然色见声求有过,为什么却见二人舁猪过,乃问:“这个是甚么?”

 

平步公案 10

【平步公案】赵州因南泉曰。今时人须向异类中行始得。州曰异即不问。如何是类。泉以两手托地。州近前一踏踏倒。却向涅盘堂里叫曰。悔悔。泉令侍者问悔个甚么。州曰悔不更与两踏。

宗门有异类之话,始于南泉,而光大于曹洞。南泉曾说:道个如如早是变也,今时师僧须向异类中行始得,且道作么生是异类中行?如如者,教家之极则,用以形容真如随缘不变,不变随缘。然就实而论,尚且是黄叶止啼,因真如无相,虽假言说以宣,而实非言语可到。所以如如二字,也是唯名有,如标月指,也如系驴橛,少有人因此而悟入,多有人因言而误入。宗门宣扬,不立一法系缚,纵然道得是如如,正眼看来,也是变异,远离随缘不变不变随缘的宗旨。然而,穷则思变,宣扬大事之人,需有超宗越格的手段。通常手段称之为类,一般动物的意思,而出类拔萃者,称之为异类,不同凡响。所以南泉提倡宗门龙象,要以出格手段,提唱禅门宗旨,今时师僧须向异类中行始得,有杀人刀也有活人剑。有赵州者,南泉的得意门生,出来与南泉一唱一和,携手发明异类宗旨。赵州出问,超宗越格的就不问了,先说一下,如何是平凡的手段,异即不问,如何是类。泉以两手托地,也就是说,南泉模仿畜牲的样子,在地上行走。州近前一踏踏倒,赵州上前一脚踢倒南泉,大出常人意料,让后人一头雾水,不知其意何意。赵州为何这么做?是不满意于南泉的解释,还是别有意旨?其实,赵州这么做,无非是报答师恩,暗通一线,表明自己看见的不仅仅是类,更有南泉的言外之意,也就是说,赵州明了异类的宗旨。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所以又却向涅盘堂里叫曰,悔悔。南泉令侍者问悔个甚么,赵州回答悔不更与两踏。的确,一脚不足以报此鸿恩,南泉犹如明君,赵州如同王子,赵州之问,不出一州一县,南泉却将整个国土山川,尽情赋予。然而,也是赵州识得,若是他人,非王子的见识,纵然国土如宝山,也是空手而归,到头来仍然是孤家寡人。并非类外有异,异本不离于类,若在外相上求,总是徒然。然而异之所以为异,在于当机,若非同床卧,怎知被底穿,两人之间的事,旁观者迷。经云:如我按指,海印发光,汝暂举心,尘劳先起。所以,南泉纵然如类托地,赵州见之海印放光,旁人却是尘劳先起,终成异类二分。得人一牛,还人一马,赵州所行,终不违于南泉的教诲。

 

平步公案 9

【平步公案】三角禅师上堂云。若论此事。眨上眉毛早已蹉过了也。时麻谷便问。眨上眉毛即不问。如何是此事。角曰蹉过也。谷乃掀倒禅床。角便打。

为此事而闹得不可开交,古之有之。然而也不可混为一谈,其中自有颟顸糊涂与将错就错之分,正可谓春色无高下,花枝有长短。古来大德聚众开示,三角禅师道:若论此事,眨上眉毛早已蹉过了也。眨上眉毛比喻一瞬间,如果为言语所牵,沿思索而行,堕入阴界,则不能明了禅师意旨,更不能由此发明大事,故称之为蹉过了也。然而毕竟此事为何事?不唯今人大多不知所以,当时也少有洞达之士。幸好,有麻谷大师善为他人着想,特地出来配合演出,在此事上更多地拐弯抹角,有人或被扰得更昏,或有人因此而见得端倪。麻谷单刀直入,撇开枝节,独论此事:眨上眉毛即不问,如何是此事。云门大师曾道,此事若在言语上,三乘十二分教岂是无言语?因甚么更道教外别传?所以三角禅师也不闪让,拦腰一刀:蹉过也。若是他人,早被这话镇住,无奈麻谷能征惯战,是个到处踢馆的主,便与他掀倒禅床,且要看此事是否磋过。到这里实难分晓,都知道无来无去,真有磋过也是欺他平人需要点化,方便指示得一个入手处,真入门来方知门也没有。话说回来,若必没有磋过,为什么大有人仍然不知所云?所以,三角禅师便打,也非意气用事,所行也是有理有据。

 

平步公案 8

【平步公案】马祖因百丈南泉西堂三人随侍玩月次。祖问正当与么时如何。堂曰正好供养。丈曰正好修行。泉拂袖便去。祖曰经入藏。禅归海。惟有普愿独超物外。

百丈南泉西堂是马祖道一的三位学生,都是卓有成就的。他们的全名是百丈怀海、西堂智藏、南泉普愿。一日师生一起观赏明月,马祖突然考校三位学人,问他们三位此时心行如何。西堂说正好供养佛法僧,百丈时刻不忘记修行,都是功夫绵密,只有南泉拂袖便去,大有圣谛也不为的架势。所谓闲道人并不是闲来无事,休闲而坐,药山曾经说过,闲坐即是有为了。马祖及时地给三位下了评语:一大藏经文归属西堂,禅修属于怀海,南泉超越物外,凡人不可捉摸。古人道,马祖踏杀天下人,如果只是这个结论,哪里看得出马祖的出格呢?殊不知,马祖妙手天然,不假思索,已经将宗门向上一路提携出来,他不仅是在考学人,也是在抒发自己的见地,于无法描述处描述当下的心行。经入藏,把闻思的经文放回藏经阁,禅归海,一切禅修融汇大海,功夫化于无形,惟有普愿独超物外,唯有遍法界的愿力超出凡夫臆想而不断灭。四个人的见地,是修行的不同阶段,其中有初善,中善,以及后善,缺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