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步公案 14

【平步公案】昔有五百罗汉。以六神通降一毒龙。了不能得。忽异方有一尊者至。众谓曰。我等尽其神力。降不可得。尊者可能降之。尊者乃弹指一下。其龙便伏。

毒龙者,妄心也。众人之所不能降伏者也。这故事讲了也就算了,可恶的是,禅师后面还有一段评论。须知此事不同小小:“于此明得。作个出格道人。动静去来。五眼不能睹。十力不能知。堪受人天供养。日消万两黄金。于此未明。山门今日作斋供养罗汉。且随队长连床上开单展钵。”当年善才要进弥勒楼阁,也是别无施展,但只弹指一下,门为之开。经中这么描述,古人这么公案,其意旨在什么地方?学道之人不可不仔细辨个端详。若是糊涂到以为弹指就是道,那真是无可救药。但是,他分明说是弹指。

平步公案 13

【平步公案】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千古以来,分梳不下,直至如今仍是谜案。有一般清修之士,以不动心为能事,便指责二僧相争是行为不合准则,故曰心动,然而佛法也说有疑不决直须争,并非守口如瓶,颟顸者就是。仁者心动,有人问岩头大师道,动时如何?答曰不见本常理。此是这二僧的过咎,所以只见风动与幡动。然而,即是心动,则非是外,哪里还见得风之与幡,又何须大庾岭头不思善不思恶,尽大地人无能提起,顿失滔滔,若是慈悲,无过于斯。

平步公案 12

【平步公案】南泉上堂:文殊、普贤昨夜三更相打,每人与二十棒,趁出院去也! 赵州曰:和尚棒教谁吃? 师曰:且道王老师过在甚处? 州礼拜而出。

古人时时指示用心之处。南泉闲来无事,突然上堂,声称昨夜文殊普贤无端打起架来了,唯是王老师行事果断,每人痛打二十棒,趁天黑,人不知鬼不觉地赶出大院,如是方得一线太平。以上只是剧本,赵州老一拨便转,立马探头出来要做文殊,检点王老师,生生要拉王老师来做普贤,和尚棒教谁吃?王老师是文殊普贤都不放在眼里的汉,唯有普愿独超物外,怎会下场与赵州相打,反问道:且道王老师过在甚处?本来如是,何需添减。 无奈赵州忍气吞声,礼拜而出,得便宜是失便宜,终归风平浪静。文殊是见地,普贤是行持,夜半正是心行秘密行处,见地和行持不能善处,才有是非,纷然失心,这是行人在微细处常常遇见的情形,微细的疑惑,隐隐的见刺,都不得心安,解决之道在于各打二十大板,通通赶出,须知清官难断家务事,所谓直下便了。十八解做活计,这等力量非王老师莫属。

 

平步公案 11

【平步公案】世尊一日坐次,见二人舁猪过,乃问:“这个是甚么?”曰:“佛具一切智,猪子也不识!”世尊曰:“也须问过。”

查字典,舁是抬的意思。世尊一日闲来无事,贸然问出一个问题,惊动人天,贻笑他人。这个是什么,也大难回复,直是祖师大德,到这里也只有忍声吞气,顾左右而言他。唯独这两个孟浪汉,持一己之勇,笑三界的大师,佛具一切智,猪子也不识。世间人有各种商议,挖出理由替世尊盖覆,论坛网站多有此见,然而白纸黑字,分明写到:世尊一日坐次,见二人舁猪过,乃问:“这个是甚么?”。当真是世尊未见过肥猪么?或是世尊一时头脑短路,留下话柄为他人所捏?然而寸有所长尺有所短,就世间法来说,这实在是一个傻问题,千秋之下为人耻笑,虽然后面补了一句,“也须问过”,何如好事不如无。无奈三界如火宅,就出世间法而言,世间虽乐,乐不思蜀,终究有亡国之痛。敢问出苦之路在何方?世尊慈悲,为人指出一线之道,君不闻,这个是什么?明得这一问,方才出得三千大千,大千虽然大,终是一鬼窟。虽然不识猪子,却具一切智慧,只由一切劳生不明此问,所以也需问过。不见道,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法,不得见如来。既然色见声求有过,为什么却见二人舁猪过,乃问:“这个是甚么?”

 

平步公案 10

【平步公案】赵州因南泉曰。今时人须向异类中行始得。州曰异即不问。如何是类。泉以两手托地。州近前一踏踏倒。却向涅盘堂里叫曰。悔悔。泉令侍者问悔个甚么。州曰悔不更与两踏。

宗门有异类之话,始于南泉,而光大于曹洞。南泉曾说:道个如如早是变也,今时师僧须向异类中行始得,且道作么生是异类中行?如如者,教家之极则,用以形容真如随缘不变,不变随缘。然就实而论,尚且是黄叶止啼,因真如无相,虽假言说以宣,而实非言语可到。所以如如二字,也是唯名有,如标月指,也如系驴橛,少有人因此而悟入,多有人因言而误入。宗门宣扬,不立一法系缚,纵然道得是如如,正眼看来,也是变异,远离随缘不变不变随缘的宗旨。然而,穷则思变,宣扬大事之人,需有超宗越格的手段。通常手段称之为类,一般动物的意思,而出类拔萃者,称之为异类,不同凡响。所以南泉提倡宗门龙象,要以出格手段,提唱禅门宗旨,今时师僧须向异类中行始得,有杀人刀也有活人剑。有赵州者,南泉的得意门生,出来与南泉一唱一和,携手发明异类宗旨。赵州出问,超宗越格的就不问了,先说一下,如何是平凡的手段,异即不问,如何是类。泉以两手托地,也就是说,南泉模仿畜牲的样子,在地上行走。州近前一踏踏倒,赵州上前一脚踢倒南泉,大出常人意料,让后人一头雾水,不知其意何意。赵州为何这么做?是不满意于南泉的解释,还是别有意旨?其实,赵州这么做,无非是报答师恩,暗通一线,表明自己看见的不仅仅是类,更有南泉的言外之意,也就是说,赵州明了异类的宗旨。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所以又却向涅盘堂里叫曰,悔悔。南泉令侍者问悔个甚么,赵州回答悔不更与两踏。的确,一脚不足以报此鸿恩,南泉犹如明君,赵州如同王子,赵州之问,不出一州一县,南泉却将整个国土山川,尽情赋予。然而,也是赵州识得,若是他人,非王子的见识,纵然国土如宝山,也是空手而归,到头来仍然是孤家寡人。并非类外有异,异本不离于类,若在外相上求,总是徒然。然而异之所以为异,在于当机,若非同床卧,怎知被底穿,两人之间的事,旁观者迷。经云:如我按指,海印发光,汝暂举心,尘劳先起。所以,南泉纵然如类托地,赵州见之海印放光,旁人却是尘劳先起,终成异类二分。得人一牛,还人一马,赵州所行,终不违于南泉的教诲。

 

平步公案 9

【平步公案】三角禅师上堂云。若论此事。眨上眉毛早已蹉过了也。时麻谷便问。眨上眉毛即不问。如何是此事。角曰蹉过也。谷乃掀倒禅床。角便打。

为此事而闹得不可开交,古之有之。然而也不可混为一谈,其中自有颟顸糊涂与将错就错之分,正可谓春色无高下,花枝有长短。古来大德聚众开示,三角禅师道:若论此事,眨上眉毛早已蹉过了也。眨上眉毛比喻一瞬间,如果为言语所牵,沿思索而行,堕入阴界,则不能明了禅师意旨,更不能由此发明大事,故称之为蹉过了也。然而毕竟此事为何事?不唯今人大多不知所以,当时也少有洞达之士。幸好,有麻谷大师善为他人着想,特地出来配合演出,在此事上更多地拐弯抹角,有人或被扰得更昏,或有人因此而见得端倪。麻谷单刀直入,撇开枝节,独论此事:眨上眉毛即不问,如何是此事。云门大师曾道,此事若在言语上,三乘十二分教岂是无言语?因甚么更道教外别传?所以三角禅师也不闪让,拦腰一刀:蹉过也。若是他人,早被这话镇住,无奈麻谷能征惯战,是个到处踢馆的主,便与他掀倒禅床,且要看此事是否磋过。到这里实难分晓,都知道无来无去,真有磋过也是欺他平人需要点化,方便指示得一个入手处,真入门来方知门也没有。话说回来,若必没有磋过,为什么大有人仍然不知所云?所以,三角禅师便打,也非意气用事,所行也是有理有据。

 

平步公案 8

【平步公案】马祖因百丈南泉西堂三人随侍玩月次。祖问正当与么时如何。堂曰正好供养。丈曰正好修行。泉拂袖便去。祖曰经入藏。禅归海。惟有普愿独超物外。

百丈南泉西堂是马祖道一的三位学生,都是卓有成就的。他们的全名是百丈怀海、西堂智藏、南泉普愿。一日师生一起观赏明月,马祖突然考校三位学人,问他们三位此时心行如何。西堂说正好供养佛法僧,百丈时刻不忘记修行,都是功夫绵密,只有南泉拂袖便去,大有圣谛也不为的架势。所谓闲道人并不是闲来无事,休闲而坐,药山曾经说过,闲坐即是有为了。马祖及时地给三位下了评语:一大藏经文归属西堂,禅修属于怀海,南泉超越物外,凡人不可捉摸。古人道,马祖踏杀天下人,如果只是这个结论,哪里看得出马祖的出格呢?殊不知,马祖妙手天然,不假思索,已经将宗门向上一路提携出来,他不仅是在考学人,也是在抒发自己的见地,于无法描述处描述当下的心行。经入藏,把闻思的经文放回藏经阁,禅归海,一切禅修融汇大海,功夫化于无形,惟有普愿独超物外,唯有遍法界的愿力超出凡夫臆想而不断灭。四个人的见地,是修行的不同阶段,其中有初善,中善,以及后善,缺一不可。

 

平步公案 7

【平步公案】世尊因文殊一日忽起佛见法见。被世尊威神摄向二铁围山。

公案很短小,但意味深长。忽起,起不可得也,无明无始之意,始既然不可得,那么迷悟也不可得。所以经中有言,此迷无本,性毕竟空。昔本无迷,似有迷觉。觉迷迷灭,觉不生迷。所以叹曰, 奇哉奇哉, 一切众生, 皆具如来智慧德相, 但因妄想执著, 而不证得。文殊表如来智慧德相;不证得者,摄向二铁围山。二铁围山,执于能所对立也,能为佛见,所为法见。如果认为一时有迷,一时有悟,以为文殊本人由悟转迷,则仍然不了昔本无迷,似有迷觉之意,迷本不生,所以言觉不生迷,因而也无从悟转迷。不了此者正是二铁围山,然二铁围山不在别处,皆是世尊威神之摄。既是世尊威神之摄,则仍然具足如来智慧德相。所以,二铁围山本无来去,公案能觉人以正法,也能迷人于无形,似有迷觉之分,其实割裂不成实,二铁围山也不成实。

 

平步公案 6

【平步公案】世尊升座。默然而坐。阿难白槌云。请世尊说法。世尊云。会中有二比丘。犯律行。我故不说法。阿难以他心通。观是比丘。遂乃遣出。世尊还复默然。阿难又白。适来为二比丘犯律行。是二比丘已遣出。世尊何不说法。世尊云。吾誓不与二乘声闻人说法。便下座。

善行者终日行而无症迹,善言者终日言而无过患。世尊说法,细入无间,润物无声,所以道,四十九年未曾说一字。然而,世人有不见者,非日月咎,有不闻者,非圣人吝。这则公案,无言中惊天动地,无说中说尽发心。话说,大众汇集,请世尊说法,而世尊默然而坐,法本法无法,无法法亦法。唯有侍者阿难上下忙乎,一会儿白槌,一会请示,全然不知世尊一片婆心。世尊云:“会中有二比丘,犯律行,我故不说法”。只因有犯律行,故而不能闻世尊大音希声,纵然说得口干舌燥,怎奈牛头不肯吃草。且问,是哪两个比丘?犯何律行?君不见经中有云:阎浮提众生,起心动念无不是罪,无不是业。为何得如此奇特?此二比丘,不是别人,正是无量众生心中的能,所二法,因对立执着而犯律行。世尊慈悲点出,我等还以为世尊不曾开示。阿难甚是伶俐,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以他心通,观是比丘,遂乃遣出。可是世尊还复默然。能所对立,称之为贼,盗窃当人善根福德,然而大乘教法,在明了祸福无门,性空无可住,无二无别,所以宗门云,贼是家亲,也是奴儿婢子,大富人家焉能不备。如阿难尽数遣出,是二乘(声闻,缘觉)见解,在大乘看来,犹是自了汉,不能起广大菩提心,行普贤行。岂不闻,震旦虽阔无别路,要假儿孙脚下行。所以,灭除能所是断灭见,正确的出路在于超越能所,也即是不为能所所迷惑,于红尘中现净土。此时阿难不明就里,仍然天真萌然地问道:“适来为二比丘犯律行,是二比丘已遣出,世尊何不说法。”,世尊于阿难命脉处一点:“吾誓不与二乘声闻人说法。”便下座。

平步公案 5

【平步公案】问:六国未宁时如何。师(云门)云:千里何明。进云:争柰不明何。师云:赖遇适来道了。

这里都是知见的提携,非常关键,打消学人的妄想,以及许多偏离正见的期盼。六国当然是指六根,学人期盼六根宁静,这本身就是一个妄想。如此追逐,劳命伤财,最多也就是得到一个向往的境界。外道追求的目标是静,静是一种境界,相对于杂乱而言,能使行人感到身心的舒适,安逸,驻此而嫌杂爱静,离此则心有不安,故有此问。正道是净,非是对立于染的净,而是染净一如的净。云门大师当机直指,千里何明,千里自然是指遍法界,无一处不如是,明之一字远离解说,人人于中而不自知,圆觉经有“无知觉明”一语,巧妙无比,四个字可以有各种断法,意思都可以相通:无 知觉明;无知 觉明;无知觉 明。到这里为止,文意颇似经中所言,诸佛智慧当在众生心行中求,无二无别。众生虽然六根烦动,但是不需对治,十方洞彻,正烦动时法界依然清净,何必别求宁静。学人不明此意,误认云门所言之明,以为明有明相,故问怎柰不明何?云门回答更是直接,进一步直指:对不起,你我不是正在对话吗,何言不明?可见六国虽不宁静,然而千里何明,无有遮蔽。

 

平步公案 4

【平步公案】云门示众云。尽十方世界乾坤大地。以柱杖一画百杂碎。三乘十二分教达磨西来。放过即不可。若不放过。不消一喝。

尽十方世界乾坤大地,以柱杖一画百杂碎,可谓神奇。柱杖子,诸佛之正见,如佛子受持正见,则见诸相非相,十方世界乾坤大地之峥嵘面目,顿时瓦解冰消,一道清平,千里同风。三乘十二分教,指教下;达磨西来,指宗下。凡有所学,都是柱杖子。放过即不可,不学教下,不习宗下,虚度一生,对佛子而言,此乃不可。若不放过,不消一喝。如果习而不能放下,如同依赖柱杖子,毕竟不是究竟,不能了达无住生心,金屑虽贵,落眼成翳,终究免不了被禅师一喝。

平步公案 3

【平步公案】僧问云门:承古有言,一尘遍含一切尘,如何是一尘?师云:吃嘹舌头,更将一问来。问:学人不问,师还答也无?师云:将汝口挂壁上不得。

有什么样的师,便有什么样的徒,免不了都是刁钻古怪。这僧问的问题都是傻到了家,只是是真傻还是假傻,这才是问题所在。并非傻问题就好回答,要不是遇到云门,大有纷争不下的可能。承古有言,一尘遍含一切尘,尘尘刹刹,含容遍布,普贤文殊境界,可是唤什么作一尘呢?尘无自性,若有指着,又何来含容遍布呢?若遇一个鲁莽汉,早就是指鹿为马了。云门大师只是轻轻一拨,化千钧之来锋:吃嘹舌头,更将一问来。吃嘹舌头是骂人的话,这里相当于舌头刁钻的人,与我们骂人大舌头类似的路数。更将一问来,这里就大有文章,回答了这僧的问题。难道是一问不够,还得再来一问么?非也,姑且算你这一问为尘,这不就是你要找的吗?所以许你别来一问。这僧也不动声色,貌似天真朦胧地问,学人不问,师还答也无?实则是太岁头上动土,要试一试云门。大师当即识破,将汝口挂壁上不得。不要班门弄斧了。

平步公案 2

【平步公案】僧问云门:如何是向上事?师云:截却汝肚肠,换却匙筋,拈将钵盂来看。僧无对。师云:这掠虚汉。

云门出语,耐人寻味。这是一段直指,却让人极难看出。语录只记神骏,略去玄黄。这里地点应该是在饭堂,有人问师如何是向上事。古人道,向上一路,千圣不传。若以道理解释,则是向下去也。云门不假思索,就地取材,如实应对来僧。截却汝肚肠,饥肠辘辘之时正是人心不定之际,形容行人肚肠中怀有各种知见,不能言语道断,故需要截断众流,广泛而言,此是止也。换却匙筋,都道临济是个白拈贼,以其善于换却行人眼睛,这僧还能自己换却匙筋吗?匙筋是吃饭时用的物件,要换却的是凡夫知见。拈将钵盂来看,此话最能误人,钵盂拈来看个什么。看品质花纹?那是因为你还不肯换却自己的眼睛。钵盂者,色也,泛指眼前一切声色,离此更无别道。若见色非色,声非声,放下钵盂不再问人。可惜这僧无对,云门也只好落井下石,这掠虚汉。

 

公案为什么这么难

古德颂公案:报佛祇凭三寸舌,为人不惜两茎眉。可是,公案为什么这么难懂?这问题不知问向谁,只好把酒问苍天。苍天细语:难在随语生解。可是,随语生解又是啥意思呢?苍天摇了一摇头,叹息道:“苍天,苍天”。。。话说,假如你是一个外星人,不远万里,来到天朝,举目无亲,不仅人生地不熟,而且不知道地球人一天到晚叽里咕噜在干啥。外星人是用说话交流的吗?我不知道,估计得看你是从哪一个星球来的。你为了帮助地球人的现代化进程,要和地球人交流。万事起头难,必须有一个契入点。碰巧你听到了一个词:“说话”,但是你还是不明白“说话”是啥意思。于是,你拉住一个地球科学家甲,朗朗地发音:“说话”。科学家甲明白了你的意思,回答:“今天的天气真不错”。你似懂非懂,又拉住另外一个科学家乙,仍然命令般地发音:“说话”。科学家乙也是聪明人,立马回答你:“我今天买了一件新衣服”。你若是一个聪明的外星人,立马明白了,原来这就是说话的意思。假如你是一个随语生解的外星人,你就彻底糊涂了,“说话”为什么甲的答案是“今天的天气真不错”,而乙又回答是“我今天买了一件新衣服”呢?你就一肚子狐疑,觉得地球人好难懂。时光穿越,你从外星人一下子穿越到古代的一位禅门学人,爬山涉水到了龙牙山,出口就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龙牙和尚不待须臾回答:“待石乌龟解语即向汝道。”。你一听觉得好郁闷,石乌龟语也,只是和尚不道。另找高明吧,于是你又到了成都府香林寺,迎面看见香林和尚就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和尚也不含糊,出口就道:“坐久成劳”。你若是一个聪明的参禅人,听其言,观其行,同时不漏算自己,立马就明白了,哦,祖师原来并无他意。可是你如果是一个随语生解的家伙,反而糊涂,甚至看完我这一个段子后大误,感叹道,祖师西来意原来就是说话。呸,痴人面前不得说梦!

 

平步公案 1

【平步公案】举寿圣云。月半前用钩。(新松恨不长千尺)月半后用锥。(恶竹须应斩万竿)僧便问。正当月半时如何。(无云生岭上。有月落波心)圣云。泥牛踏破澄潭月。(也不消得)天童拈云。两头得用。寿圣作家。(去则钩你。来则锥你)直下忘功。是谁体得。(放下钩锥。悬崖撒手)放行也互换尊宾。(天眼龙睛。神出鬼没)把定也不留朕迹。(清光应更多)还有体得底么。(未有功夫)玉女夜抛梭。(暗通一线)织锦于西舍(文彩已彰)。

宗门有三善之说,前善中善后善,也即是月非月是名为月。寿圣所开示,月半前未转身,有菩提涅槃成道,唯恐此生无份,故曰新松恨不长千尺。月半后自然是披毛戴角,不向如来行处行,反谓恶竹,须应斩万竿。此僧所问,正当月半时如何。分明是问,如何转身?月半是十五,自然中明月当头,正是上楼观赏之时。有道是,荆棘丛中下足易,明月帘下转身难。当知“无”如云生岭上。“有”如月落波心,非实有可转,然不得不转。寿圣不辜负这僧,一句泥牛踏破澄潭月,头正尾正。澄潭月本来是幻,何须踏破,所以也不消得,非作故无,本来无故。天童拈云,两头得用,寿圣作家,万松评论去则钩你,来则锥你,更无新意。唯独老婆心切,免不了关键处重宣:直下忘功,是谁体得。再宣一遍:放下钩锥,悬崖撒手。重要事情说三遍!这便是转身秘诀,更莫他求。泥牛踏破澄潭月的头正,在于把定也不留朕迹。如同僧问明月当头时如何?答:月落后相见。都是不可以在所上见之意,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人多理解澄潭月之意,属幻影,泥牛则是幻人,与玉女类似。玉女抛梭,暗通一线,织锦于西舍,文彩已彰,是为尾正,何须别求。明人不做暗事,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离此别求,也是愚痴。至于放行也互换尊宾,天眼龙睛,神出鬼没,这些话都是在向行人眼里撒土撒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