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敬行业智识

冯唐翻译《飞鸟集》,过程在公众号直播,出版后毁誉参半,被下架后仍引发热评。

我不算泰粉,但小学起读泰戈尔,冰心和郑振铎的译本都读过。成年后从佛经延伸阅读至印度经典《薄伽
梵歌》和《摩诃衍那》,回头再看《飞鸟集》和《吉檀迦利》,觉得妙不可言。

客观说,冯唐翻译,除那几首被百般诟病的比较突兀,其余中规中矩,语言方面并不算太坏。只是态度
上,语感上,与泰戈尔整体文风不大协调。

泰戈尔出身印度最高种姓婆罗门,父亲对吠陀和奥义书都有研究,他本人受过印度和英国两边的精英教
育,回印后于同时代的社会现实,有极高的关注和参与度。泰戈尔的小说戏剧很接地气,现实主义立场,
大多反映印度种姓制度以及英国殖民下,各阶层的悲苦,不公和无奈。诗歌散文却满载宗哲倾向,其中的
精神之美,来自印度宗教的隐喻系统;语感来自吠陀,奥义书,薄伽梵歌等古老经典,文字中隐藏神明。

冯氏文章,对自我,人性,欲望的认知方式,属于中国社会世俗精英式,其心行运作,套进印度社会,介
于工匠阶层吠舍和武士阶层刹帝利,或天道和人道之间的修罗道(玩笑话)。个人才华为语言表现力增色
不少,丰富有趣,但视角和态度欠缺转换,和不同视角的互摄,看久一个姿势,有点乏味。其中的心理学
意义,基本属于青春期的心理任务。正好中国人的青春期普遍滞后,又常常和中年危机叠加出现。冯氏文
学对其自身和社会有治愈有启发,建设性不足,还在结茧脱壳,尚未形成滋养反哺的闭环。

印度宗教有一套隐喻系统,比如地水火风四大元素,既代表物质世界,也代表精神层面的基本构造和相互
关系。常借用母子和男女情感,隐喻人类精神发展的不同阶段。除正面情感,负面那些,忧伤,愤怒,嫉
妒,傲慢,怀疑等等,世人皆有体会的烦恼结构下,均自带对治手段,或升华途径,脱离狭隘和对立的立
场,当下蛇结自解。

因为情绪情感具普适性,从这里出发,容易入手,方便激活动机和能量,只是后期需要超越庸常心。佛教
在传播过程中部分吸收了这套表达系统,因深知利弊,传统上隐在金刚乘秘法。

泰戈尔对现实苦难的观察,和长养情智的实践,皆细致入微,食髓知味。诗文中人神互摄,融会贯通的境
界,温柔而坚定的表达方式,不容易模仿和驾驭。他特别喜欢从女性视角说话,女性在宗教层面代表智
慧,谦卑里承载万物,含藏万法,冯氏荷尔蒙文学里的男性意识过于强烈,谦卑也是能屈能伸那种。《飞
鸟集》里,泰戈尔笔下如孩童般明丽,如少女般娇媚的絮语,冯氏翻译出小儿放赖的味道。

刚刚翻出十年前买入徐梵澄翻译的《薄伽梵歌论》,作者是印度的室利阿罗频多。摘一段:

“以印度思想发展史观之,大端之综合有四。最古者,《韦陀》之综合也。人类心灵高起而上翔,以其神圣
知识,权能,欢乐,进而与宇宙天神并驾齐驱,直入乎物质界以后之高等界。此种综合之极诣,则在《韦
陀》修正之经验中,有至神圣极超上而殊悦乐者,于是而人与神合得其圆成。次则《奥义书》集纳古代先
知与见者经验之菁华,以之为一伟大之和谐。此其二也。《薄伽梵歌》由此韦檀多之综合起始,托基于其
基本理念,进而和合诚敬,行业,智识三大瑜伽,以此而人类可以直面至真,归于超极。此其三也。过此
以往,尚有密乘之大综合,凡足以为精神升华之阻碍者,皆转变之二化为精神之胜利,使吾人得体验生活
之大全,且启示赫他瑜伽与罗遮瑜伽之秘奥,利用身心之苦行以成就神圣生命之多方,此《薄伽梵歌》仅
略略涉及而未深入者。于是乃恢复古《韦陀》先知之人类神圣圆成之道,其间久已沦废者也。此其四
矣。”

泰戈尔诗文的语感丰沛甜美,由欢乐,净洁,圆成,和合诚敬等多种心意杂糅而成,得自家庭和文化传
承,神圣上翔中,兼含烟火余味。《新月集》像写给孩子和母亲,获诺贝尔奖的《吉檀迦利》像情诗,
《飞鸟集》两者都有。但仅从人类情感解读,过于扁平,内在视角和细节也不够立体多元。

《寻暗集》读后

《寻暗集》签名本上,写着“循暗寻光”。熊亮用三年时间,从个人幽冥之地,潜入生命的普世深渊,企图
从中钩沉可能的活路,虽然与黑暗为伍,预设应有光芒。

熊亮总给人感觉精力旺盛,思想言行异常阳光。却又真诚自觉到让人怀疑不可能是原生态的天性,更像抵
达过某种绝境倒逼出来的效果。看到《寻暗集》,似乎看到他那令人发指的正能量的出处。

《目连救母》《鬼子母》来自佛经,在比较原始面貌的上座部经典《阿含经》,到有明显象征隐喻意象的
大乘经典,直到改编为接地气的民间戏剧,题材上重复出现,有个演变轨迹,现在也能隐约感受到其中演
变过程中不协调的地方。《乌盆记》取材于包公案,内容和形式都非常本土,非常中国,更加黑暗。

再说黑暗,分为外在和内在。外在的有人际关系,社会观念,政治制度等外部尘嚣带来的逼迫,压抑。历
史越悠久的民族,底层所感受到的外部黑暗越强烈,千百年里锤炼出来,直接或变形的各种底层应激反
应,反抗,麻木,精胜,谐谑。

内在黑暗来源于与生俱来的死亡恐惧和我执原罪,既是毒药也是解药,面向未知,不确定,永恒的生存焦
虑,不安全感,匮乏感,人性绝境下面,渗透出来的还是光,也是生生不息的生命源动力。

西方的黑暗和东方的黑暗在质感上不大相同,看中世纪流行文学,萨德侯爵和十日谈,里面投射的个人欲
望在体制内的压抑,与当今东方差不多,只不过表达变形习惯不太一样。到大仲马时期就流畅很多。之间
隔着文艺复兴三百年漫长的教育过程,从观念上体制上逐步解放,回归对个体的关注与尊重。当代西方的
黑暗面,重金属音乐和文艺作品中,尘嚣抑制这部分大大减轻,更多是关于死亡恐惧,和人性拷问的。

看完《乌盆记》,整个人都不好了,里面既含死亡恐惧,又有制度压榨,态度上又那么戏耍。中国老百姓
普遍的生存心态就是一个个血肉模糊的乌盆吧。痛苦尖锐,感受迟钝,表达轻松。后两层有很多种包装格
调,从民间戏剧到王朔早年小说,有一脉相承的情感线索和扭曲路径。大众心目中庄朴的民国风貌,是高
级知识分子阶层的清玩雅意,而元明清以降直至民国新中国的百姓,不是鲁迅笔下画圆不成的阿Q,买人
血馒头的老栓,就是老舍笔下的骆驼祥子,希望与绝望之间的目标区间相当狭窄。

三个故事结尾,都以体制内方式解决冲突,佛陀象征拥有智慧和威力的大BOSS,包青天是体制内正面力
量的代言。不管每个人多么渴望尝试用个人努力来解决,个人努力价值在佛陀大光明隐喻的权利杠杆面
前,显得悲壮,微贱和细碎。

熊亮用相当个人的方式体会腐朽,把每个人物的困境,艺术突出和放大了,画面洋气潇洒,看似随意,种
种扭曲变形都能找到设定情境下合理对应的心态基础。构图,线条,色彩,情感,十分犀利,对人造成直
达内心,甚至生理上的冲击力,让人好几天心境上血肉模糊。与熊亮平日表现出来,不可救药没节操没底
线,纯度浓度超标的善意暖意和谦虚,形成鲜明对比。不知道是不是他本意。

虽然书里有两个来自佛经的故事,还是让人想起作者的基督教背景。《马太》福音里有关于盐和光的比
喻:

5.13 “你们是地上的盐,盐若失了味,可用什么使他再咸呢?它再毫无用途,只好抛在外边,任人践踏罢
了。”

5.14 “你们是世界的光;建在山上的城,是不能隐藏的。”

耶稣用盐和光来喻示基督徒在世间的作用,如盐一样,调味,防腐和杀菌。用光来照亮别人。

生命光芒的即视感无非两个来路,一是燃烧自己,二是众生本具。心经首句里:“照见五蕴皆空。” 古文中
“见”与“现”通假,一个主动,一个被动,“风吹草低见牛羊”,“见到”跟“现出”,体会上有差异。“照”和“见”两
个动词,从主动和被动两个角度分别体会,理解起来也大相径庭。体会主动那面是慈悲,认知被动那面是
智慧吧。所以不一定非要将黑暗看穿,照到底,如果内心真实做到,不将黑暗与未知当做对立面,就算一
种净观,就是“明”,也是“光”了。

前几天,看到一段基督徒的文章,提起小时候母亲常常对他说的话:“做人要像盐那样,溶化自己腌咸别
人,做腌人的盐。”允许自己腌与被腌,是重大的宗教主题,也是人生课题。生老病死,都是被腌制最入味
的时刻,尤以生死为甚。我问过家师:“何为加持?” 老师回答:“加持就是影响力,感染力。” 紫微斗数对
于带桃花的命盘,有多种解读角度,比如讲师,法师,演员,作家,总之需要刷脸,吃开口饭的行当,都
需要命带桃花才干得好。对他人的摄受力,影响力,也可能来自言语,情智。熊亮的书和画,都有腌人入
味的力量,虽然暗黑,却有燃放自身,照亮世心的光明。

家教 八

2015年父亲节,中午请爸爸吃饭,下午陪老师在奥体中心散步,本来说好就走一万步,后来迷路找不到
车,爷俩多走五千多,平时锻炼少,脚腕子都走肿了。走路时,老师想起小时候学过的一本噶当派著作,
回忆其中一些段落,聊了一路。

内容关于择师和选徒。原文优美典雅,字字珠玑。大概意思是,好老师可以比作孔雀毛和珠穆朗玛峰。孔
雀毛如果近看,每一根都很漂亮,放在一起也好看。比喻好老师,与其单独相处如沐春风,众人在场也言
行得当,私通马车或随众开示都能让对方获益,心生崇敬。珠穆朗玛峰,近看孤峰矗立,已经仰止,走得
越远,看到更多群峰排列,更觉此峰巍峨峭绝,独领众山小。比喻在好师父跟前,已经知道不凡,随年纪
和阅历见的人越多,越发感悟师父的戒律、学问、人品、修行各方面水平卓越,无人能及。

好学生有两个比喻,金子和喜饶云登。金子是金矿经过18次磨练,火烧,铁打,不仅不变其质,反而颜色
更加悦目,纯度更高。好学生被师父越打骂,不仅不会怀恨变心,反而学习成果越来越精纯卓越。喜饶云
登是历史上著名好学生,他师父心目中的标杆。可惜早逝,圆寂时师父还在,别人问他师父,喜绕云登死
后去了哪里。他师父说,如果喜饶云登不在兜率内院的话,那么西方极乐净土也不存在。

坏学生有两个比喻,野牦牛和日休。难以驯服的野牦牛,几个人都抓不住,终于按住,很难上鞍子,上了
鞍子,不好放货物,放好货物,一撒手就一直乱跳,把东西甩一地,直到跑不动才轰然倒下。比喻孩子被
家人送去寺院或学校念书,为其提供师资供养,学习用品和生活费用,但孩子自己没有意愿,家人劝不进
去,进去了也待不住,毕业后家人为其安排很好的岗位和前途,自己不珍惜,四处游荡,胡作非为,戒律
破了,学问忘了,最后像穷人一样什么都没有剩下。日休是一种叶子,随风飘散,落在低处脏处。意思
是,父母师长为孩子安排很多机会好好学习,孩子心思迷乱,缺乏定性,随业游走,最后一无所获只能落
在最差的地方。

*

小孩子有大智慧之宗教溯源

小贝上大班。有天晚饭后我俩一起做拉比盒子手工,突然没来由哭起来,我问为什么。

小贝边哭边问:妈妈,是不是你会比我先死。

我:额,正常情况下,应该是这样。

(小贝)扑倒在我怀里:我不要你死,我要你一直活着。

我:这不太可能吧,谁最后都会死的。

(小贝)哭得更厉害了:你死了就再也看不到你了,是吗?

我:死了什么都没有,再也见不到。(唯物主义无神论)

(小贝)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我赶紧摸他的头说:我虽然死了,身体没有了,但灵魂还在,可以一直看着你,保护你。(萨满祖先崇
拜)

小贝:你看见我,可是我看不到你的灵魂啊,我要天天能看到你。

我:天堂,我死了会去一个叫天堂的地方,在那等你,好人死了全去那儿。你死以后也会来天堂,我们还
可以见面的。(YHWH)

(小贝)继续哭:可是我现在这么小,还要等好久才能死,好久见不到你。

我:好啦,之前说的都不算,我还会转世回来的。

(小贝)哭的声音小了,眼泪还在往下流,一脸疑惑。

我:轮回,也叫转世,等你长大,我就太老了,这个身体也不好用了,没有办法好好陪你。死后,我会重
新投胎,被生出来,从婴儿再长成大人。我这么爱你,你也这么爱我,咱俩一定还会见面。也许正好成为
你的孩子呢,下辈子做你女儿,你当我爸爸。(佛教)

小贝不哭了:那你不是变成小婴儿,不会走路,也不会说话,只会啊啊啊。

我:对啊。而且投胎前,会有人递给我一碗汤药,我必须喝下去,喝完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记得做过
你的妈妈。我们谁也认不出谁。你还愿意照顾我吗,像我以前照顾你一样。

小贝笑了,走过来紧紧抱住我:我愿意。

搞定小贝的过程,基本上情景再现了人类各门宗教起源的线索。像小贝这种,与原始人意识形态和心理素
质差不多的群众,触及生死大限的认识,悲痛和恐惧是自然而然的反应。从前有智慧的人各显其能——唯
物主义无神论,萨满祖先崇拜,基督教的天堂地狱,佛教轮回转世——看人下菜碟,安定抚慰众生,禅宗
称这类权宜说法,目的“为止小儿啼”。看来针对小贝这款,安抚疗效最显著的理论,是轮回。

禅宗经典《古尊宿语录》卷一的《大寂禅师语录》,收入马祖道一禅师一段公案:

僧问:「和尚为什么说即心即佛?」

道一禅师曰:「为止小儿啼。」

问:「啼止时如何?」

师曰:「非心非佛。」

问:「除此二种人来,如何指示?」

师曰:「向伊道不是物。」

问:「忽遇其中人来时如何?」

师曰:「且教伊体会大道。」

佛教究竟上不承认有恒古不坏的主体,但对执认相似相续为“我”的大众,随顺俗情,宣说因果轮回,也是
止小儿啼的手段。

BY THE WAY,我最好奇的是,那天在幼儿园到底发生了什么咩。

毒与智_JORMA_新浪博客

毒与智_JORMA_新浪博客: “情绪问题是大多数人亲近佛法,入门起修的出发点。就算不是初衷,也会在道路中或多或少遭遇。正如同其他心理现象,如感知,理智,意识等,情绪也一体两面,既包含毒性也孕育智慧,既是破坏力,也是建设力甚至创造力的源泉。能在多大尺度上了解并掌握,情绪情感中蕴藏的巨大能量和驱动机制,能否降噪,屏蔽,转化情绪干扰,是否善于利用情绪的正面推动作用,直接左右了大部分人的生活质量和思想境界。   《入行论》讨论时提到,如果仔细思考佛法的名相设立,其实相当有意思,触及三观。因为法界现象上乱起乱灭,规律上无坏无杂,兼具普遍联系和迁流不息,用缘起性空来概括这个本质,其对应的经验,从不太高雅的角度上说,即‘不安’,永无止息。生命必须经历生老病死,物质精神回避不开的无休变异,而众生离苦趋乐的本能,既是轮回火宅的成因,也是解脱的动力。   所有正面概念,比如常乐我净,不过是众生从不断体味的恒苦当中,提炼出的短暂喘息经验,继而扩充——延续——定格而成的幻想。不是说这种经验完全不可获得,需要三观端正,还要缘起配合。三观端正就是内持无我正见,超越个体视角和二元对立的认识;缘起配合就是遵循因果规律办事,忏罪积资,现世兑现人天福报,延展可持续性。   所谓六道,是佛陀根据不同生存条件下,苦乐占比,内外起伏程度,五蕴接受的刺激强度来划分。比如我们看畜生道生存质量比较原生态,无惭愧心;地狱道纯苦无乐,两者刺激感受上相当粗糙,沉重。天道看人道亦然,所谓人天福报不过如此。人身难得的优越处在于,苦乐起伏适中,既不太苦无暇思考解脱之道,又不至于太安乐而无解脱之意趣。   引入六道的善业,恶业和无记业,是众生在处理与其他众生关系时,是否可激发、顺应、增上法界生机勃勃为标准。法界无尽展现中,善业如苦中回甘,将显现消解、转化为众生营养,活力;无记业是生命力随显现无谓消耗;恶业是加速消耗,断绝联系和生机。从究竟而言,法界无法割裂,断灭,但对个体就有身口意传递作用的表现链条。   常乐我净,是佛的引导,也是承诺,指向解脱涅盘。轻安、清净、喜乐,与起伏莫测的生活经验和感受对冲,融合。人生的‘不安’本质,引发的负面情绪和观念,形成人类基本的知情意(感知认知,情绪情感,意识意志)的毒性一面——贪嗔痴慢疑。而正向感受,是安慰剂和鱼饵,个体从未坚实恒定地拥有过。如果期待对这些美好经验强化和复制,保鲜甚至永久存续,本身不算端正三观。哪怕四禅定力和帝释天的寿命福报,总有出定和寿尽之时。   这么说并不代表佛陀的承诺不真实。佛陀一直引导我们超越个人视角以及二元立场,如实认知。认知本身为解毒剂,导向净化和升华,剥离对于经验的误读误判,消除由此引发的一系列身心痛苦,而不是通过改善或扭曲,使经验变得更加如意。   情绪来自爱憎取舍,单向的渴求,或者多向的冲突,产生喜忧惊惧悔等心理经验。心理学有人性化的一面, 心理疾病本来有主客观不一致的特征,就是心理反应跟外界刺激性质和强度不匹配。不管外人看来多么微不足道的诱因,心理学只关注主观感受,主体承受的心理危机,精神痛苦,也就是心理现实为最大,最客观。同时,心理学语言极其中性,把各种身心乱象,进行结构性分析,动力学研究,叙述方式清净简达,与精神污染绝缘。   下面以抑郁症和焦虑症为例,从明晰角度重新审度。 抑郁症和焦虑症,可以看做是昏沉和掉举,在身心上的两种极端表现。 粗昏沉,使意识浑浊;细昏沉,表现为轻微灰暗和无力感。浅处的昏沉,迟滞粘稠;深处的昏沉,狭窄黑沉下坠。抑郁症状,是昏沉从个别心行,串习成为持续性弥漫性的心理状况,最终作用到生理指标,内分泌,大脑,神经调节机制,具体表现为体力和脑力被动/迟缓/衰退/枯槁等生命征象。   掉举,一般说散乱,但掉举比散乱从语义上更丰富,更具主动性。粗浅处的掉举,有较为具体的杂念穿梭生灭;深细处,表现为隐约不安定,以及幽微处动势与好静彼此咬噬的冲突。行人观察到行的迁流不息,若随之颠沛扰动,即生忧恼。若认识到相续在生灭相下,源源不断鲜活无死的特征,即安心坦然。有病理诊断意义的焦虑症,表现为缺乏具体对象的漂浮性焦虑,同时存在运动性不安和植物神经紊乱,翻译过来就是身心彻底散黄儿,充斥无规律无控制地侵扰,算是精神和肌体的失控状况。   抑郁症,不是不高兴,对应活力丧失,明晰的反面。焦虑是活力失控,明晰在个体上展开,会整合身心各个层面的经验,逐步导向身心各个层面的自觉,而持续自觉,导致与之匹配的预判和可控能力提高。虽然本来明晰不在觉与不觉,由于无主更提不到控与非控。   这些活力的丧失和失控,从个人体验的优劣,与社会规范的碰撞,按照人类价值尺度衡量,会被定为人性的黑暗面。有机体最小单位是细胞,生物课第一节课就提到,细胞有两个基础本能,生存和复制,这也是所有生物体的私念。所谓黑暗面,无非是人类在生存和扩张压力下的私念所具有的攻击性。   这种攻击性有内外两个朝向。向外那些当中,伤害他人的部分,需要控制,断除,如果从‘能’边(个体主观能动部分)断不了,至少要从‘所’边(客观环境)断除,不给他们接触缘起的机会,比如监狱就属于‘所’边控制。   向内那些,一般自律感道德感强烈的,会把这种攻击性向内,平衡得好,有荣誉感成就感等心理奖赏;解决不好就是内伤,除了难以弥补的心理缺憾,还会产生低价自卑等副产品,进而出现器质性问题,这类内向攻击,不能纯用控制和压制手段,需要社会支持系统的包容和理解,以及良好善巧的解释体系。   从五毒——贪嗔痴慢疑来看,贪嗔疑会引起散乱,痴慢会引起昏沉。从明晰动势不同来看,贪是基于爱取动机的内缩、抓取;嗔是基于排斥动机的外推、排斥;疑是基于不同趋避动机模式的冲突(双趋,双避,趋避);痴和慢都是否认磨灭抹杀,所以会引起无力,痴有无分别的广泛性,慢是有特定对象的。   所以,生命的宝贵和毒性,都可以从这些动势的一体两面中挖掘开显,转毒成智,也是依于一类动势的净化和升华来获得。而世俗角度心理疾病的治愈,也是以毒攻毒的方式。比如对待贪嗔疑引起的问题,可以引入适当的痴和慢来对治。强烈的动机冲突,除了基于动机的观念调整外,症状上可以通过引入不同的心理动势来缓解。   比如抑郁症,是个体心理素质被过去尘嚣压迫失去活力和生趣。可以借助贪的手段,转移冲突焦点,从可控或者以往喜爱的事务入手,增强个体可控感,重拾兴趣,列心愿单。嗔和疑的副作用较大,暂时不考虑。若从转菩萨道角度看,可用菩提心(大贪),不漏算自己,施与慈,喜和舍。心理脆弱期间,悲心会加剧抑郁症状,可暂时不用。   再如焦虑症,导致活力失控的冲突原因极为丰富,无非五毒叠加纠缠的具体化实务化,是个体面向未来尘嚣的失控预判。可以用技术使心智回归原生态,关注当下,分割注意力对象,重构期待和自我认知。若从转菩萨道角度看,不安为众生苦受本质,住取此不安也算承担众生病苦,但只住取其动势,关注经验本身,而离觉,不住明晰,并非究竟。若脱离个体视角,此不安与依明晰动势本来不二,即有显现无尽,杂花庄严之喜乐。   无论哪种情绪症结,往往隐射价值取向问题。传统三主要道包含价值观的清理和重建,以世俗谛的二元功能主义看,出离心清理旧账,空性见不再新欠,菩提心面向未来,三者贯通不二就是胜义菩提心,心理功能上既是人生方向也是休憩依靠。”

(Via.)

家教 七   深心与长情_JORMA_新浪博客

认识不久,一次聊得特别好,临走时,老师送到门口,替我挑起门帘,意味深长说一句:“看你尾巴长不长。”那时还没开始跟他学习,只是去聊天。后来几年里又陆续听他讲过几次这话,有时候对我,有时候对刚认识的其他客人,大多是刚过去拜见,当场求法,各种信誓旦旦后,老师所给的简短冷淡回答。

冈波巴大师(或者另外一位大师,具体忘记了,也查不着,有看过那书的同学帮忙提个醒)给准备闭关的修行人写过一本书,详细列举了种种规矩和禁忌,其中一条:金刚乘行人最重要两件事——秘密和誓言。

守护秘密的意思大致这样,如果想保护一段关系,坚定一项观念,培养一个习惯,应尽量为其保密,其中也有训练内心独立不依赖他人的潜义。这里衍生出很多规矩,比如师长出远门,没跟你打招呼的话,不可以追着问:您去哪啊?跟谁去啊?干嘛去啊?啥时回啊?等等问题。我听说过的一个极端例子,是印度色拉寺一位岁数很大的格西,平时很少出门,一次请司机送他去一个地方。上车后他不告诉司机地点,只是指点:直走,左拐,右拐,停车。然后停在镇上小超市门口下车买了一包盐。格西未必真的故意秘密,只是多年养成守密习惯,无关小事儿也不愿意废话。

关于誓言。入门后,我发现自己需要面对很多誓言,而且设定的时间尺度,如果当时头脑清醒,根本承当不起,怎么看都像引诱你做一件看起来非常容易搞砸的事。这在以往成长经历中未曾有过。比如皈依戒,居士五戒,要“尽形寿”(此生,这副躯壳寿命的尽头),三昧耶戒对应“尽未来际”(未来没有边际,尽未来际可以理解为”无尽未来“,囊括了之后所有轮回),对于我这种答应下周办的事儿,都有可能撂爪就忘的人,太可怕了,体制内沉重的精神枷锁,根红苗正的代价。

而戒律和承诺,是入场券,投名状。大概能够慨然承当这种誓言的,不是上上利根,就是有点二缺的人,这么说肯定自认不是其中之一,而是中不溜的大多数,心里犯着嘀咕,抱着得过且过,走一步看一步的心情,混进正法阵营。经过几年洗脑,哪怕在意识最庸俗的层面,也有点改变,至少朝生暮死的生存眼界,增加了“此生”和”无尽未来”的视角。

家师隔一阵会来一段数来宝:你是谁带来的,你又带来了谁,那谁又带来了谁谁谁……,最多能追出上百人,错综复杂,既包含时间也包含空间维度的关系网。老师在这方面观察和记忆一向仔细。久而久之,我也会从辗转递进的角度来mark人际关系。

当然不只这一个角度,老师很关心常去的饭馆,理发店,浴池,超市的生意,哪怕苍蝇小店,通过与熟稔店家拉家常,只要听说最近买卖兴隆,基业长青,老师就很开心。他的内在逻辑是,自己那么努力地修行菩提心,如果跟他关系密切的店家不好过,也许是自己内证不足的表现。这个角度最为极端的例子来自《修心八偈》的作者朗日塘巴大师,据说大师隐居闭关期间,因为他菩提心的熏染,山林中的猛兽都改变了肉食习性,以草木为食。自从了解这些,为了不让老师为我的生计和他自己的修行瞎操心,我逐渐养成报喜不报忧的个性。

另外,老师很关心我在聊一件八卦时,叙述角度是否多元,是否有心行上的观察点,结合缘起的判断是否深入,你可以从他聊八卦的方式中找到表率,总之深广两方面都需要充分展开。

比如南泉斩猫,禅宗学人感觉特别快意恩仇的公案,汉族读者从中见识禅师在智慧传承过程中手眼辛辣,方式多元。藏族老师一定会从禅师,学僧,猫三个角度来评估这种行为是否得体,其中又以猫的感受和去处作为主要参考点,毕竟太倒霉了。后来南泉普愿禅师示寂的方式,充分显示其自如驾驭生死的能力,也算对猫有了交代。

藏传同类传说一般这样,有一次,年轻的智童大师和无垢友大师一起修法,天上有乌鸦聒噪,智童大师用普巴杵对准空中飞翔的乌鸦比划一下(另一版本是狠戳乌鸦投射在地面的影子),导致乌鸦下坠死去,无垢友大师训诫他,如果不能做到起死回生,就不要残忍地示现这种神通,并亲自示范作法令乌鸦活过来。

老师们言传身教,无非努力从这无尽长河中,将我们打捞上来,训练我们也具备稍微深远一些的眼界和能力。

说起来,世间所有联系,都有超越生死的看待角度,不管你是与其他人,与猫猫狗狗,花花草草,山山水水,还是瓶瓶罐罐。有情之间的关系会逐浪辗转,扩展,传递,升华。而真正能够引领众生穿透轮回,真实依靠的力量,只有菩提心。这是大乘门人,被反复叮咛交付的无死相续。

菩提心有深广幽微多种解释体系,无论概念上还是体会上,就个体而言,不同时期不同程度,都有最远和最近的距离。而在不同场景和不同规则之下,寻找蛛丝马迹,印信她无遮无伪的表达,是在这迷一样的世间,佛教徒的毕生游戏。

__________________
附注:

1、南泉斩猫
南泉和尚因东西堂争猫儿,泉乃提起云:「大众道得即救,道不得即斩却也!」众无对,泉遂斩之。晚,赵州外归,泉举似州,州乃脱履安头上而出。泉云:「子若在,即救得猫儿。」
译文
据载,普愿座下东西两堂的僧人争要一只猫,正好让他看见,普愿便对大家说:“说的出就救得这只猫,说不出就杀掉它。”大家无言以对,普愿于是杀掉猫。赵州和尚从外面回来后,普愿把经过说给他听,赵州和尚听了,脱下鞋子放在头上就走了出去。普愿说:“刚才若你在场,就救了猫儿。”

2、泉普愿禅师示寂公案
师将顺世,第一座问:“和尚百年后向甚么处去?”师曰:“山下作一头水牯牛去。”座曰:“某甲随和尚去还得也无?”师曰:“汝若随我,即须衔取一茎草来。”师乃示疾,告门人曰:“星翳灯幻亦久矣,勿谓吾有去来也。”言讫而逝。

3、《雪山狮子的蓝绿色鬃毛》(美)舒雅·达
《复活》
真言乘是一持秘密真言修行的法门,一般而言与密续乘或金刚乘为同义词。它是在公元八世纪时由印度成就者莲花后大士及无垢友──贝玛拉密札传入西藏。 不朽的印度大圆满大师无垢友贝玛位密札,于公元八世纪时,到西藏教授佛法,证悟到不死之彩虹身,并且永久居住在五台山的隐密山洞中,并承诺在藏区每百年将示现一化身度化有缘。

普巴金刚现忿怒像,黑兰色,修观本尊,以其充满精力的佛行事业和独特的除障能力著名。普巴橛或称普巴杵是一具神力之短箭,状似长钉子,把手一忿怒像的脸,是普巴金刚的标志,为法会之法器。普巴金刚是宁玛(旧译派)传承修观的主要本尊。

莲花生大士的弟子,大译师娘智童具有奇异的能力。他曾被不信他的人诽谤为巫师和骗子,然而他的生活方式与心法(由上师传给弟子的口头教法),在显示他是一位真正的大乘成就者。有一位叫秦喀洛(意为秦之乌鸦)的批评者尤其刁难智童。他摧毁智童的茅屋,并以铁匠的铁锤,追打攻击大师本人。

有一次,无垢友──贝玛拉密札与智童一起在罗乍喀的山洞修普巴金刚,供在坛城曼达盘上的二十一支神奇普巴杵,开始互相敲击并且绽出火花。其时,智童正全神贯注在修观上。突然间,他把面前的普巴杵戳出去到胸一般高,然后恶意地将它指向天空大叫:“这是对秦地来的乌鸦!”有一对乌鸦当空飞翔,它们凑巧来自秦地,正飞向山洞的裂口。智童朝着它们的方向,忿怒地挥舞他神奇的普巴杵。一只乌鸦跌落他脚旁死了,另一只乌鸦独自快速飞走。

那位大圆满上师无垢友说:“不错,你能用巫术来杀生,但是你能起死回生吗?如果可以,小英雄,现在就施展吧;如果不行,就停止戒绝吧!”智童无法令死掉的乌鸦活过来。无垢友班智达洒了些沙在它上面,对着鸟尸温和地吹着轻声的咒言和祈祷文。鸟儿复醒过来,振动羽手,呀呀叫着飞走了。

无垢友命令他:“除非你已了悟不生不灭的真实本性,否则不要违犯戒律;除非你已全无相对的分别心,否则要特别注意自己的行为。行为要正直并且要有慈悲心。过早从事忿怒行为,举止像一位大成就者,却不能了悟如何自救救人,这项罪行是违反了佛陀慈悲为怀的教法。当你知道如何将死者直接超度到佛的净土,那时你才有任运而为的自由。”

智童将上师的话牢记于心,后来他变成令人难以想象的慈悲。无论到什么地方,他令人敬佩的人格、智能、善巧方便以及慈悲吸引了许多信众。他的证悟最后甚至胜过他著名的神通,而他的确成为一位真正的大师。

智童有八位著名的弟子,都是普巴金刚修法的大师。最后,智童证得圆满开悟的虹光身。

1家教 七   深心与长情_JORMA_新浪博客.via 1家教 七   深心与长情_JORMA_新浪博客.

家教

1998年,与家师认识不久,一次在他那里闲坐,老师接到一通电话,听了一会儿,藏语简短答应一声“知道了”旋即放下,像对暗号。随后低头沉吟十几秒,抬头接着聊,神色和往常一样。我快走时,老师突然提起:“刚才那通电话是兴隆县(新龙县)打来,我的一位师父圆寂了,他们说是虹化的。”然后脸上露出一丝诡谲表情,轻轻说:“可是我不大相信。”
我问:“是不相信您师父圆寂,还是不相信虹化。”
老师说:“师父一周前就圆寂了。今天发现人不见了,头发指甲都没留下。我不是怀疑自己师父本事。师父自己没问题,肯定成就者无疑。只是示现虹身哪有这么简单,除却个人因素,身边因缘条件也要配合,比如师徒关系和金刚兄弟之间没出过问题,不仅是他与自己的师父,金刚兄弟终生融洽,他的徒弟里面也不能出现过任何师徒关系和金刚兄弟不和的问题。考虑到我们都经历过的时代,凑齐这些条件实在太难了。我这位师父在色拉寺学习过,色拉寺是格鲁派重镇,我从他座前主要受学格鲁派哲学观点。而虹化的修法属于宁玛派,之前我没听说他有这个传承。而且理论上,头发指甲里没有众生依住,留下也没关系,虽然历史上有什么都不剩的。”
我:“师公圆寂了,您伤心吗?要不要我现在出去,让您自己待会儿。”
老师嗤之以鼻:“完全不需要,阿曲喇嘛那样的人,根本不需要别人为他操心。如果伤心也是留下的人觉得失去依祜和依赖对象,为自己而抱憾吧。你们汉族人喜欢纪念生日,这点我们藏族人不太一样,对于佛陀,祖师,成就者这样的人,如果不考虑密宗上说法,诞生日只是意味他们作为凡夫的出生,而圆寂日才是他们成佛成就的日子,这个日子更加重要,更加值得庆祝和纪念。”

2008年,又一次在老师家聊天,也是聊别的,老师突然换话题:“还记得我有一位师父,都说虹化,可我不信的那位?”
我:“阿曲喇嘛?”
师父:“是。我现在觉得虹化的事,可能是真的。”
我:“才信吗?怎么改的主意?”
师父:“我和师父算同乡,同属甘孜,师父住在兴隆县,那个县的人那,整个甘孜出了名地爱说大话,那边传来任何消息我们都打折着听。前一段我的一位好友来北京,我俩很多年没见,他是阿曲喇嘛晚年身边的亲近弟子,这个人我相当了解和信任,性格和人品朴实可靠,这辈子里,夸大和猜测的话,一句也不会说。我师父圆寂前后他一直在旁边守护,虹化过程亲身经历,听他讲了一遍详情和其中细节,我才肯信,虽然确实非常稀有,非常奇怪,非常感动。”

老师对于自己师父的虹身成就,需要十年时间默默怀疑和小心求证。他的业余爱好不搞科研而去写诗,作为文科生表示荣幸,也是理科界的损失吧。

附相关资料:
1、百度百科,虹化成就:http://baike.baidu.com/view/593585.htm?fr=aladdin
2、百度百科,阿曲尊者,另译阿琼尊者简传:http://baike.baidu.com/view/650281.htm
3、百度文库,阿曲尊者略传: http://wenku.baidu.com/link?url=mPH2QHpRAcFfFaGouDCgmtpyWqSP-a4YvG7rEGF1u5uBQ7dSr36nT-HI_1y-mpWwiVfwYWJaekkVgTDA1vRkxyfqGzlCRtuL6sX5QDfD8Im
4、另一位更早时间的虹化大师堪布阿琼仁波切密传: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aa3316010188a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