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步公案 15

【平步公案】风穴在郢州衙内上堂云。祖师心印状如铁牛之机。去即印住。住即印破。只如不去不住。印即是。不印即是。时有卢陂长老出问。某甲有铁牛之机。请师不搭印。穴云惯钓鲸鲵澄巨浸。却嗟蛙步辗泥沙。陂伫思。穴喝云长老何不进语。陂拟议。穴打一拂子云。还记得话头么。试举看。陂拟开口。穴又打一拂子。牧主云信知佛法与王法一般。穴云见个甚么道理。牧主云当断不断返招其乱。穴便下座。

风穴在衙内上堂,开口便道祖师心印壮似铁牛之机。铁牛之机到底如何,下来便有人领教。去即印住,住即印破,总是印破两头,既不能有住,也不能不生心,不知者令其知,知者令其不住。去即印住,从次第上来讲,是未入门者,尚在门外游荡,以祖意令其入门。住即印破,入得门者,也不可门内安居,应当十方世界现全身去。只如不去不住,佛眼觑不见,千手摸不着,说印无处下手,不印三更正明,密密之中,无人识得渠。抛出这一问,非过量之人难以出身。然有卢陂长老,勇量过人,拟以力取,某甲有铁牛之机,请师不搭印。风穴当面打杀,惯钓鲸鲵澄巨浸,却嗟蛙步辗泥沙。钓大鱼的诱饵,却钓来一个虾米。长老立即原形毕露,陷入伫思,临阵磨枪,希望有什么玄妙语句借以抵挡,大师喝一声,长老何不进语,意在从鬼窟里救出这僧。长老缓过一点,仍然希望出语致胜,这是什么时节,犹有这个在,所以风穴提醒他,长老还记得话头么,不是说好的回答不去不住吗?这次长老忽然醒悟,将抒心中的见地,明得一个道理也,正要开口,风穴应机斩断,当面一拂子,可谓为人彻底,慈心之致。风穴大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长老任何错误心行刚浮上水面,便与修正,赤心片片。却是旁边的牧主看得真切,信知佛法与王法一般。风穴也不放过,见个甚么道理。若说是道理,便又重蹈长老的覆辙。牧主正面放过,旁边微微一提,当断不断返招其乱。众流截断,风穴下堂。

平步公案 14

【平步公案】昔有五百罗汉。以六神通降一毒龙。了不能得。忽异方有一尊者至。众谓曰。我等尽其神力。降不可得。尊者可能降之。尊者乃弹指一下。其龙便伏。

毒龙者,妄心也。众人之所不能降伏者也。这故事讲了也就算了,可恶的是,禅师后面还有一段评论。须知此事不同小小:“于此明得。作个出格道人。动静去来。五眼不能睹。十力不能知。堪受人天供养。日消万两黄金。于此未明。山门今日作斋供养罗汉。且随队长连床上开单展钵。”当年善才要进弥勒楼阁,也是别无施展,但只弹指一下,门为之开。经中这么描述,古人这么公案,其意旨在什么地方?学道之人不可不仔细辨个端详。若是糊涂到以为弹指就是道,那真是无可救药。但是,他分明说是弹指。

平步公案 13

【平步公案】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千古以来,分梳不下,直至如今仍是谜案。有一般清修之士,以不动心为能事,便指责二僧相争是行为不合准则,故曰心动,然而佛法也说有疑不决直须争,并非守口如瓶,颟顸者就是。仁者心动,有人问岩头大师道,动时如何?答曰不见本常理。此是这二僧的过咎,所以只见风动与幡动。然而,即是心动,则非是外,哪里还见得风之与幡,又何须大庾岭头不思善不思恶,尽大地人无能提起,顿失滔滔,若是慈悲,无过于斯。

平步公案 12

【平步公案】南泉上堂:文殊、普贤昨夜三更相打,每人与二十棒,趁出院去也! 赵州曰:和尚棒教谁吃? 师曰:且道王老师过在甚处? 州礼拜而出。

古人时时指示用心之处。南泉闲来无事,突然上堂,声称昨夜文殊普贤无端打起架来了,唯是王老师行事果断,每人痛打二十棒,趁天黑,人不知鬼不觉地赶出大院,如是方得一线太平。以上只是剧本,赵州老一拨便转,立马探头出来要做文殊,检点王老师,生生要拉王老师来做普贤,和尚棒教谁吃?王老师是文殊普贤都不放在眼里的汉,唯有普愿独超物外,怎会下场与赵州相打,反问道:且道王老师过在甚处?本来如是,何需添减。 无奈赵州忍气吞声,礼拜而出,得便宜是失便宜,终归风平浪静。文殊是见地,普贤是行持,夜半正是心行秘密行处,见地和行持不能善处,才有是非,纷然失心,这是行人在微细处常常遇见的情形,微细的疑惑,隐隐的见刺,都不得心安,解决之道在于各打二十大板,通通赶出,须知清官难断家务事,所谓直下便了。十八解做活计,这等力量非王老师莫属。

 

临济与黄檗一见面就打打杀杀的,冤家路窄,从见面一直打到分手,一来一往,直打得心心相映,没见他们嘴上说过啥正经事。沩山与仰山天天在一起客客气气,师徒之间有问有答,话语中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谈笑间杀人眉宇不动。没奈何,这就是宗风,差异这么大,还都是百丈的弟子。不论是明是暗,打杀是免不了的,否则哪来深厚的感激之情。

 

临济三度问黄檗佛法大意,三度被打,然后解说黄檗佛法无些子。可见求人不如求己,求圣人的现成话,不如求自己的心行。看破自己的心行虚妄不实,方知佛说汝意不可信,顿超凡圣心量,求一个圣人了不可得,方知大师大德都是世间恭维,无有实意。看不破自己的心行,大师大德就是头上的屋檐,一生也就是低头哈腰,给人做粉丝添光彩,与了生死毫无相关,学佛的初衷也就转成人天善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