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有大智慧之宗教溯源

小贝上大班。有天晚饭后我俩一起做拉比盒子手工,突然没来由哭起来,我问为什么。

小贝边哭边问:妈妈,是不是你会比我先死。

我:额,正常情况下,应该是这样。

(小贝)扑倒在我怀里:我不要你死,我要你一直活着。

我:这不太可能吧,谁最后都会死的。

(小贝)哭得更厉害了:你死了就再也看不到你了,是吗?

我:死了什么都没有,再也见不到。(唯物主义无神论)

(小贝)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我赶紧摸他的头说:我虽然死了,身体没有了,但灵魂还在,可以一直看着你,保护你。(萨满祖先崇
拜)

小贝:你看见我,可是我看不到你的灵魂啊,我要天天能看到你。

我:天堂,我死了会去一个叫天堂的地方,在那等你,好人死了全去那儿。你死以后也会来天堂,我们还
可以见面的。(YHWH)

(小贝)继续哭:可是我现在这么小,还要等好久才能死,好久见不到你。

我:好啦,之前说的都不算,我还会转世回来的。

(小贝)哭的声音小了,眼泪还在往下流,一脸疑惑。

我:轮回,也叫转世,等你长大,我就太老了,这个身体也不好用了,没有办法好好陪你。死后,我会重
新投胎,被生出来,从婴儿再长成大人。我这么爱你,你也这么爱我,咱俩一定还会见面。也许正好成为
你的孩子呢,下辈子做你女儿,你当我爸爸。(佛教)

小贝不哭了:那你不是变成小婴儿,不会走路,也不会说话,只会啊啊啊。

我:对啊。而且投胎前,会有人递给我一碗汤药,我必须喝下去,喝完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记得做过
你的妈妈。我们谁也认不出谁。你还愿意照顾我吗,像我以前照顾你一样。

小贝笑了,走过来紧紧抱住我:我愿意。

搞定小贝的过程,基本上情景再现了人类各门宗教起源的线索。像小贝这种,与原始人意识形态和心理素
质差不多的群众,触及生死大限的认识,悲痛和恐惧是自然而然的反应。从前有智慧的人各显其能——唯
物主义无神论,萨满祖先崇拜,基督教的天堂地狱,佛教轮回转世——看人下菜碟,安定抚慰众生,禅宗
称这类权宜说法,目的“为止小儿啼”。看来针对小贝这款,安抚疗效最显著的理论,是轮回。

禅宗经典《古尊宿语录》卷一的《大寂禅师语录》,收入马祖道一禅师一段公案:

僧问:「和尚为什么说即心即佛?」

道一禅师曰:「为止小儿啼。」

问:「啼止时如何?」

师曰:「非心非佛。」

问:「除此二种人来,如何指示?」

师曰:「向伊道不是物。」

问:「忽遇其中人来时如何?」

师曰:「且教伊体会大道。」

佛教究竟上不承认有恒古不坏的主体,但对执认相似相续为“我”的大众,随顺俗情,宣说因果轮回,也是
止小儿啼的手段。

BY THE WAY,我最好奇的是,那天在幼儿园到底发生了什么咩。

平步公案 12

【平步公案】南泉上堂:文殊、普贤昨夜三更相打,每人与二十棒,趁出院去也! 赵州曰:和尚棒教谁吃? 师曰:且道王老师过在甚处? 州礼拜而出。

古人时时指示用心之处。南泉闲来无事,突然上堂,声称昨夜文殊普贤无端打起架来了,唯是王老师行事果断,每人痛打二十棒,趁天黑,人不知鬼不觉地赶出大院,如是方得一线太平。以上只是剧本,赵州老一拨便转,立马探头出来要做文殊,检点王老师,生生要拉王老师来做普贤,和尚棒教谁吃?王老师是文殊普贤都不放在眼里的汉,唯有普愿独超物外,怎会下场与赵州相打,反问道:且道王老师过在甚处?本来如是,何需添减。 无奈赵州忍气吞声,礼拜而出,得便宜是失便宜,终归风平浪静。文殊是见地,普贤是行持,夜半正是心行秘密行处,见地和行持不能善处,才有是非,纷然失心,这是行人在微细处常常遇见的情形,微细的疑惑,隐隐的见刺,都不得心安,解决之道在于各打二十大板,通通赶出,须知清官难断家务事,所谓直下便了。十八解做活计,这等力量非王老师莫属。

 

临济与黄檗一见面就打打杀杀的,冤家路窄,从见面一直打到分手,一来一往,直打得心心相映,没见他们嘴上说过啥正经事。沩山与仰山天天在一起客客气气,师徒之间有问有答,话语中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谈笑间杀人眉宇不动。没奈何,这就是宗风,差异这么大,还都是百丈的弟子。不论是明是暗,打杀是免不了的,否则哪来深厚的感激之情。

 

临济三度问黄檗佛法大意,三度被打,然后解说黄檗佛法无些子。可见求人不如求己,求圣人的现成话,不如求自己的心行。看破自己的心行虚妄不实,方知佛说汝意不可信,顿超凡圣心量,求一个圣人了不可得,方知大师大德都是世间恭维,无有实意。看不破自己的心行,大师大德就是头上的屋檐,一生也就是低头哈腰,给人做粉丝添光彩,与了生死毫无相关,学佛的初衷也就转成人天善法。

 

修法其实都走弯路,不走弯路的人不需修法,所以慧能直指就一句话,直下便了。虽然能直下便了的人如凤毛麟角,宗门大德一般都是走过弯路,然而不管走多大的弯路,入门来还是那句话,直下便了。走过弯路的大德,回过头来指示学人还是那句看家的话,直下便了。这话可能说了十年八载,但是归根到底,顿悟法门就是直下了,不在一切所上捣腾。

 

平步公案 11

【平步公案】世尊一日坐次,见二人舁猪过,乃问:“这个是甚么?”曰:“佛具一切智,猪子也不识!”世尊曰:“也须问过。”

查字典,舁是抬的意思。世尊一日闲来无事,贸然问出一个问题,惊动人天,贻笑他人。这个是什么,也大难回复,直是祖师大德,到这里也只有忍声吞气,顾左右而言他。唯独这两个孟浪汉,持一己之勇,笑三界的大师,佛具一切智,猪子也不识。世间人有各种商议,挖出理由替世尊盖覆,论坛网站多有此见,然而白纸黑字,分明写到:世尊一日坐次,见二人舁猪过,乃问:“这个是甚么?”。当真是世尊未见过肥猪么?或是世尊一时头脑短路,留下话柄为他人所捏?然而寸有所长尺有所短,就世间法来说,这实在是一个傻问题,千秋之下为人耻笑,虽然后面补了一句,“也须问过”,何如好事不如无。无奈三界如火宅,就出世间法而言,世间虽乐,乐不思蜀,终究有亡国之痛。敢问出苦之路在何方?世尊慈悲,为人指出一线之道,君不闻,这个是什么?明得这一问,方才出得三千大千,大千虽然大,终是一鬼窟。虽然不识猪子,却具一切智慧,只由一切劳生不明此问,所以也需问过。不见道,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法,不得见如来。既然色见声求有过,为什么却见二人舁猪过,乃问:“这个是甚么?”

 

平步公案 10

【平步公案】赵州因南泉曰。今时人须向异类中行始得。州曰异即不问。如何是类。泉以两手托地。州近前一踏踏倒。却向涅盘堂里叫曰。悔悔。泉令侍者问悔个甚么。州曰悔不更与两踏。

宗门有异类之话,始于南泉,而光大于曹洞。南泉曾说:道个如如早是变也,今时师僧须向异类中行始得,且道作么生是异类中行?如如者,教家之极则,用以形容真如随缘不变,不变随缘。然就实而论,尚且是黄叶止啼,因真如无相,虽假言说以宣,而实非言语可到。所以如如二字,也是唯名有,如标月指,也如系驴橛,少有人因此而悟入,多有人因言而误入。宗门宣扬,不立一法系缚,纵然道得是如如,正眼看来,也是变异,远离随缘不变不变随缘的宗旨。然而,穷则思变,宣扬大事之人,需有超宗越格的手段。通常手段称之为类,一般动物的意思,而出类拔萃者,称之为异类,不同凡响。所以南泉提倡宗门龙象,要以出格手段,提唱禅门宗旨,今时师僧须向异类中行始得,有杀人刀也有活人剑。有赵州者,南泉的得意门生,出来与南泉一唱一和,携手发明异类宗旨。赵州出问,超宗越格的就不问了,先说一下,如何是平凡的手段,异即不问,如何是类。泉以两手托地,也就是说,南泉模仿畜牲的样子,在地上行走。州近前一踏踏倒,赵州上前一脚踢倒南泉,大出常人意料,让后人一头雾水,不知其意何意。赵州为何这么做?是不满意于南泉的解释,还是别有意旨?其实,赵州这么做,无非是报答师恩,暗通一线,表明自己看见的不仅仅是类,更有南泉的言外之意,也就是说,赵州明了异类的宗旨。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所以又却向涅盘堂里叫曰,悔悔。南泉令侍者问悔个甚么,赵州回答悔不更与两踏。的确,一脚不足以报此鸿恩,南泉犹如明君,赵州如同王子,赵州之问,不出一州一县,南泉却将整个国土山川,尽情赋予。然而,也是赵州识得,若是他人,非王子的见识,纵然国土如宝山,也是空手而归,到头来仍然是孤家寡人。并非类外有异,异本不离于类,若在外相上求,总是徒然。然而异之所以为异,在于当机,若非同床卧,怎知被底穿,两人之间的事,旁观者迷。经云:如我按指,海印发光,汝暂举心,尘劳先起。所以,南泉纵然如类托地,赵州见之海印放光,旁人却是尘劳先起,终成异类二分。得人一牛,还人一马,赵州所行,终不违于南泉的教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