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生与无穷

凡是遇到没有边界的问题,我们的语言都有表达的困难,不论这是在法义宣扬上,还是在学问研究中。然而,两者都不约而同地采用了相同的方法,来方便语言交流,这个方法就是截断。截断并没有物理操作的含义,只是语言上的共识,使得本来不可交流的事情,变得可以言传心会了,这是它的优点,缺点是不知道这种用法的话,也可能增加误解。梵文和希腊文,都是字母文字,所以就有字母表。据说,梵文的第一个字母发音是阿,因而也被佛教用来代表一个没有开始的开始,开始也俗称为生,所以阿字用来代表无生,阿弥陀佛!十二因缘的划分,也是方便,可以展开为十二,也可和合拢为惑业苦为三,也可以全归为一总称无明。在能所对立的心行下,行支无底,细的心念下,可以再细,这取决于我们心静时能观察到的程度,也就是我们自身的分辨能力。处理这种其细无内的情况,采取了截断,将这个没有开始的开始称之为无明,也称无始无明,所以无明并不是一个真实意义上的起点,而是没有起点的情况下,为了满足语言交流,表达无生的一种语言共识。希腊字母最后一个是ω,在十九世纪末兴起的集合论中,引进了无穷大的概念,比如说没有一个自然数是最大的,因为人总可以轻松地找出一个比它更大的数字,于是就用最后字母ω表达没有最大的最大,这个道理是一样的,都是为了在有限语言的局限下,作为讨论无限问题的代理。这何尝不是老死的含义。

永嘉奢摩他

“忘缘之后寂寂。灵知之性历历。无记昏昧昭昭。契真本空的的。惺惺寂寂是。无记寂寂非。寂寂惺惺是。乱想惺惺非。若以知知寂。此非无缘知。如手执如意。非无如意手。若以自知知。亦非无缘知。如手自作拳。非是不拳手。亦不知知寂。亦不自知知。不可为无知。自性了然故。不同于木石。手不执如意。亦不自作拳。不可为无手。以手安然故。不同于兔角。复次修心渐次者。夫以知知物。物在知亦在。若以知知知。知知则离物。物离犹知在。起知知于知。后知若生时。前知早已灭。二知既不并。但得前知灭。灭处为知境。能所俱非真。前则灭灭引知。后则知知续灭。生灭相续。自是轮回之道。今言知者。不须知知。但知而已。则前不接灭。后不引起。前后断续。中间自孤。当体不顾。应时消灭。知体既已灭。豁然如托空。寂尔少时间。唯觉无所得。即觉无觉。无觉之觉。异乎木石。”

上面一段话出自禅宗永嘉集奢摩他颂,当然其所说的内容不仅仅是奢摩他的范围。因其指出了几个常见的错误,对现代学佛修行也有直接的指导作用,所以打算对其逐句诠释。

忘缘之后寂寂。灵知之性历历。-----忘缘,指忘失所缘缘。所缘缘怎么能忘失,这本身又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但是这里先不讨论任何技术问题。就见地上来说,也即是突破根尘相黏后,灵知之性历历,本来心性光明跃然不可遮。

无记昏昧昭昭。契真本空的的。-----对初学者来说,错误的理解不分别而堕入无记,昏昧失去明利,这和契入本觉之灵敏截然不同。旨在指出放弃一切而被昏沉掩盖的心行不是正确的奢摩他。

惺惺寂寂是。无记寂寂非。寂寂惺惺是。乱想惺惺非。-----奢摩他要达到的目的是双除昏沉与散乱。
若以知知寂。此非无缘知。如手执如意。非无如意手。-----寂灭是本来寂灭,不是任何认识的对象。所以以能所对立的认识方式而了解到的寂灭,不是本来寂灭,而是意识的造作,故曰,此非无缘知,也即是有为法,因缘所生,毕竟虚妄。虽然这是错误的知见,因此而知道的所谓寂灭是幻相,但是不可说其知非寂灭,因一切本来寂灭是实相。这里作者用了一个有趣的比喻。如意,有两种意思。一种是一个玩物的名称,所以说手执如意。第二是形容随心自在,故有如意手之说。作者巧妙地利用如意的这两种意思,来以如意比喻前文中的“寂”。这与粗俗的比喻骑驴觅驴类似,当骑着驴去别寻驴的时候,犹如以如意手去执如意,执到的仅是玩物的如意。驴是找不到的,但是不等于说胯下没有驴,这也就是说虽然不能别执随心如意,但是不是没有如意之手。绕吧?这里指出的是行人常犯的第一种错误,将寂灭放在所上来认识。

若以自知知。亦非无缘知。如手自作拳。非是不拳手。-----第二种错误,是要以能所对立的方式来认识知。这样认识到的知,也是一种错觉,而非是希望认识的知。这里的比喻指出非一,当手捏成拳头的时候,不再是没有拳头的手,着重在不一。其实,这里的认识,难道不是知吗?可是偏偏错觉地将知作为一种认识对象来对待。生生地将一个动词性的知当成名词性的知来处理。

亦不知知寂。亦不自知知。不可为无知。自性了然故。不同于木石。手不执如意。亦不自作拳。不可为无手。以手安然故。不同于兔角。-----所以劝慰初学不要犯前面两种错误。不要把寂灭当成认识的对象,也不要把认识当成认识的对象。这些都是扭曲,幻相。都是自己给自己加设高难度动作,实现不可能的任务。放弃这些扭曲,地球不会停止转动,也不会就变得无知了,断灭了。因为不同于木头和石头,本性了然,如同不去抓如意,不去握拳,不等于说连手都没有了。

复次修心渐次者。-----要讲修奢摩他的渐次了。
夫以知知物。物在知亦在。-----这是止于小相。不破坏能所对立,也不破坏尘相,方便上手,但是难于深入。
若以知知知。知知则离物。物离犹知在。起知知于知。后知若生时。前知早已灭。二知既不并。但得前知灭。灭处为知境。能所俱非真。前则灭灭引知。后则知知续灭。生灭相续。自是轮回之道。-----高级一点的方法是止于正知。知知知,中间的知是动词,前后两个知是名词。这相当于止于总相,破坏了尘相,比较难上手。虽然不再在尘上着力了,但是并没有触及到自他割裂,仍然是能所对立。这里用心的矛盾在于,当起心去知知时,此心一生,前知已经谢灭,永远是慢半拍,只剩下前知的记忆,所以就成了猫儿抓自己尾巴的游戏。微细流注,上下翻腾,不离轮回。

今言知者。不须知知。但知而已。-----这是关键。不要在知上做文章,但知而已。剔除一切节外生枝,赤裸裸地知,知得赤裸裸地,所谓重剑无锋。我说这些其实都是多余。

则前不接灭。后不引起。前后断续。中间自孤。当体不顾。应时消灭。知体既已灭。豁然如托空。寂尔少时间。唯觉无所得。即觉无觉。无觉之觉。异乎木石。-----前后际断,无有知的主体,也无知的对象,无有少法能知少法,豁然了了,鲜活不住,无是无非。若起是非之心,则又知知去也,此是实际操作中难以避免的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