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无碍止观无所

止观实不可分,不曾用心双运以前,有修止修观的次第;理事本来不二,未能现量实证而言,谈入理入事的方便。

 在未能突破二元对立的用心方式以前,用心方式总是离不开能所。止观是能,理事是所。事对我们来说很熟悉,一切色声香味触法都是事,而无有一事能独立于它事存在为理。我们之所以是凡夫就是因为我们被事相所迷,破迷的出路在于明事相不成实之理。而理不可割裂,不是任何事相,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陌生的,因为我们的习惯用心方式是攀缘,攀缘事尚且有方,理不可割裂是无法攀缘的。所以,理事是所的说法,只是方便了我们习惯的语言格式,这个语言格式是我们二元对立用心方式的产物。

 次第上的止,是缘于事相,无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具体事相;次第上的观,是为了突破事相而明理。事在相对中,而有相;理超相对而非相。从汇通止观的角度上来看,心用止于事相是止,心用止于理是观;而观于理是观,观于事相是止。从理事相融的角度上来看,心用止于所上是事,心用止于无所入理;所上起观是事,无所而观理现。从理事无碍的角度上来说,有理有事是所,如理如事无所。从能所不二的角度上来说,理事止观宛然是事,超越理事止观则契理。

 所以,能无所而止观,则理事圆成,随止随观,是次第止观的目标。而能直接修于无所止观,则是不走弯路而破障,直踏捷径而契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