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

1998年,与家师认识不久,一次在他那里闲坐,老师接到一通电话,听了一会儿,藏语简短答应一声“知道了”旋即放下,像对暗号。随后低头沉吟十几秒,抬头接着聊,神色和往常一样。我快走时,老师突然提起:“刚才那通电话是兴隆县(新龙县)打来,我的一位师父圆寂了,他们说是虹化的。”然后脸上露出一丝诡谲表情,轻轻说:“可是我不大相信。”
我问:“是不相信您师父圆寂,还是不相信虹化。”
老师说:“师父一周前就圆寂了。今天发现人不见了,头发指甲都没留下。我不是怀疑自己师父本事。师父自己没问题,肯定成就者无疑。只是示现虹身哪有这么简单,除却个人因素,身边因缘条件也要配合,比如师徒关系和金刚兄弟之间没出过问题,不仅是他与自己的师父,金刚兄弟终生融洽,他的徒弟里面也不能出现过任何师徒关系和金刚兄弟不和的问题。考虑到我们都经历过的时代,凑齐这些条件实在太难了。我这位师父在色拉寺学习过,色拉寺是格鲁派重镇,我从他座前主要受学格鲁派哲学观点。而虹化的修法属于宁玛派,之前我没听说他有这个传承。而且理论上,头发指甲里没有众生依住,留下也没关系,虽然历史上有什么都不剩的。”
我:“师公圆寂了,您伤心吗?要不要我现在出去,让您自己待会儿。”
老师嗤之以鼻:“完全不需要,阿曲喇嘛那样的人,根本不需要别人为他操心。如果伤心也是留下的人觉得失去依祜和依赖对象,为自己而抱憾吧。你们汉族人喜欢纪念生日,这点我们藏族人不太一样,对于佛陀,祖师,成就者这样的人,如果不考虑密宗上说法,诞生日只是意味他们作为凡夫的出生,而圆寂日才是他们成佛成就的日子,这个日子更加重要,更加值得庆祝和纪念。”

2008年,又一次在老师家聊天,也是聊别的,老师突然换话题:“还记得我有一位师父,都说虹化,可我不信的那位?”
我:“阿曲喇嘛?”
师父:“是。我现在觉得虹化的事,可能是真的。”
我:“才信吗?怎么改的主意?”
师父:“我和师父算同乡,同属甘孜,师父住在兴隆县,那个县的人那,整个甘孜出了名地爱说大话,那边传来任何消息我们都打折着听。前一段我的一位好友来北京,我俩很多年没见,他是阿曲喇嘛晚年身边的亲近弟子,这个人我相当了解和信任,性格和人品朴实可靠,这辈子里,夸大和猜测的话,一句也不会说。我师父圆寂前后他一直在旁边守护,虹化过程亲身经历,听他讲了一遍详情和其中细节,我才肯信,虽然确实非常稀有,非常奇怪,非常感动。”

老师对于自己师父的虹身成就,需要十年时间默默怀疑和小心求证。他的业余爱好不搞科研而去写诗,作为文科生表示荣幸,也是理科界的损失吧。

附相关资料:
1、百度百科,虹化成就:http://baike.baidu.com/view/593585.htm?fr=aladdin
2、百度百科,阿曲尊者,另译阿琼尊者简传:http://baike.baidu.com/view/650281.htm
3、百度文库,阿曲尊者略传: http://wenku.baidu.com/link?url=mPH2QHpRAcFfFaGouDCgmtpyWqSP-a4YvG7rEGF1u5uBQ7dSr36nT-HI_1y-mpWwiVfwYWJaekkVgTDA1vRkxyfqGzlCRtuL6sX5QDfD8Im
4、另一位更早时间的虹化大师堪布阿琼仁波切密传: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aa3316010188at.htm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