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开悟是怎么一回事”的聊天讨论

某甲:俺来问第一问。。平居兄,你认为开悟是怎么一回事?
平居: 嘻嘻,哈哈。平居兄,你认为开悟是怎么一回事?---开悟不得不说成是一会事,但是。。。即使从事上来说,也并没有任何特征可言。这个道理很简单,若有特征可言,便有开悟之相,而开悟实在无开悟之相。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呢。这是针对很流行的说法,比如把开悟和爆炸等现象联系起来,那么,开悟是不是完全的一点事也没有了呢?也不是。只是这事没有特征的事相,不得不形于语言的话,开悟也不是行人的心态变化,而是行人用心方式不再被无始以来形成的习气所束缚。习气千差万别,就根本习气来说,就是能所对立的用心方式。凡夫除了使用能所对立的用心方式外,没有别的方式能够了知声色。这种用心方式,不遮而遮地遮蔽了心的本来光明。所以凡夫不见心的本来光明,而只见声色。凡夫两处遮蔽心的光明,第一,清醒时,因能所对立的用心方式而遮;第二,睡眠时,因昏沉敝心而遮。所以,凡夫从清醒时,突破能所对立的用心方式作手。能突破这种用心方式的局限,心性光明自然显现。行人此时方知,心性光明无始以来时时放光,并非此时新得。

某甲: 昏沉,不是一种能所对立吗?

某乙: 那心意识如何作用?

平居: 所以,迷时并非真正有迷,似迷而已。俺打字慢,先说完要说的,再答问。悟时并非有悟,只是心用一改而已。所以,什么殊胜的证境也罢,什么光明相也罢,都与开悟无关。由受遮蔽到不受遮蔽,本没有什么事件可言,不用破无明,因为无明本性从来是觉。更没有什么打开,关上可言。心性光明显现,并非有光明之相显现。嘻嘻,哈哈。所以没有境界可言。

平居: 昏沉,不是一种能所对立吗?---昏沉中提不起对立,但是梦中有。

某甲: 哦。。明白了。

平居: 那心意识如何作用?---首先,心意识之作用是法尔如是,并非你在操纵。只是众生不了,无始的习气要能所用事。这种法尔之用,便成为所谓的心意识。在诸佛分上,同样是法尔如是,然诸佛不受能所的局限,所以称为智,不成为识。

某乙: 某甲明白个啥?

某甲: 梦是昏沉和清醒的中介处。。

平居: 就其实而言,有什么差别。所以,觉悟之人并不是没有能所。只是能照了能所不实,而不为能所所限。祖师为大众说话,岂不是起能所之用。

某乙: 哈

某甲: 能照了能所不实—–》这第一个“能”和第二个“能”,有点不同吧?

某乙: 不实与不实有?

平居: 而以为,什么也没有时,是真心显现,此时错会。。。六祖说得分明,轮到上阵也要见。此一段光明在一切声色中显现。能照了能所不实—–》这第一个“能”和第二个“能”,有点不同吧?---第一个能顺俗意而言

某甲: 嗯。。

平居: 照了也是。所以不道不见。而正见时,能所又不二,与凡夫彻底割裂能所不同,所以又不得道是见。

某乙: 轮刀上阵也见 。

平居: 可见祖师轮刀上阵都干,你做一些问答有什么不可以?

某甲: 能所对立的用心方式—-》太熟悉而不自见

平居: 若以为山河大地要消失了,真心才显现,此是断见。若以为山河大地要从影像上都消失了,真心才显现,此是断见---说清楚一点

某乙: 妄心息下即是

平居: 妄心息下即是---此犹是权说。妄心当下既是。

某甲: 断见,即断灭见

平居: 妄心息下即是---此犹是权说。妄心当下既是。---可是,你得实际体会到。

某乙: 魏鸿勋老人有句:息妄不求真!真是庆快万千

某甲: 有断,必有常。若以为山河大地要从影像上都消失了,真心才显现,—-》这个真心,必是常见。

平居: 魏鸿勋老人有句:息妄不求真!真是庆快万千 ---一般草面,任人捏弄。

某乙: 某甲胡扯瞎掰

平居: 断灭见和常见是一个藤上的苦瓜。难兄难弟。

某甲: 不断不常,常断从来是兄弟。。哈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